• 2018年中国信息化协同创新年会在京召开 2019-09-18
  • 外贸创新举措 让开放惠及世界 2019-09-18
  • 谈具体的吧,别装模作样了。客观事实与观察事实、科学事实有什么不同? 2019-09-11
  •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中那个装满母爱的书包 2019-09-06
  • 推进农村贫困人口白内障免费治疗 2019-09-02
  • 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我省移交1487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-08-29
  • 中国对外投资连续7个月增长 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投资成亮点 2019-08-29
  • 各地聚焦:学习十九大精神--西藏频道--人民网 2019-08-28
  • 北京多家汽车4S店仍可代办外地车牌 2019-08-28
  • 人傻有人爱,人聪明有人恨,人愚笨有人笑,人痴有人关心,不是每个人的命运都一样的 2019-08-04
  • 颜世贵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7-29
  • 天津172万亩夏粮丰收产量预计65万吨 2019-07-23
  • 北京糖尿病防治协会第六届换届大会召开,陈伟教授连任理事长 2019-07-23
  • 你反来复去说1+1=2,真痴呆了?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,譬如,1+1=2,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,是真理还是谬误。 2019-07-18
  • 今年东盟投资峰会亮点纷呈 八场活动宣传广西旅游 2019-07-18
  • 小说 碧血剑新修版

    3d彩吧图库:第十四回 剑光崇政殿 烛影昭阳宫

    纠错建议

    天中图库 好运彩 www.jedhr.com 邮箱:

    提交

    正在拼命加载..

    第十四回 剑光崇政殿 烛影昭阳宫

    袁承志回身又待去刺皇太极时,那道人的拂尘已向他脑后拂来,拂丝为内劲所激,笔直戳至,犹似杆棒。袁承志无奈,只得回剑挡开。

    两人这一搭上手,登时以快打快,瞬息间拆了二十余招。袁承志竭尽平生之力,竟丝毫占不到上风,越斗越心惊,突然间风声过去,右颊给拂尘扫了一下,料想脸颊上已多了数十条血痕,蓦地里青青的话在脑海中一闪:“承志哥哥,鞑子皇帝刺得到果然好,刺不到也就罢了,你自己可千万要保重?!毖奂腥巳绱死骱?,只得先谋脱身。他一边斗,一边移动脚步,渐渐移向殿口。那道人冷笑道:“在我玉真子手下也想逃命么?痴心妄想!”说着拂尘连进三招,尽是从意料不到的方位袭来。袁承志一时不知如何招架才是,脚下自然而然地使出木桑所授“神行百变”步法,东蹿西斜,避了开去。

    不料这玉真子如影随形,竟于他的神行百变步法了然于胸,袁承志闪到东,他跟到东,蹿到西,他追到西。袁承志虽让开了那三招,却摆脱不了他源源而来的攻击。

    这一来,两人都感大奇。玉真子叫道:“你叫什么名字?是木桑道人的弟子吗?”袁承志道:“不是?!庇裾孀游实溃骸澳阍醯鼗崽C诺牟椒??”袁承志反问:“你是汉人,怎地反帮鞑子?”玉真子怒道:“倔强小子,死到临头,还在胡说?!彼⑺⒘秸?。

    袁承志眼见对方了得,稍有疏神,不免性命难保,当即凝神致志,使开本门华山派剑法接招。玉真子看了数招,叫道:“啊,你是华山派穆老猴儿门下的小猴儿,是不是?”袁承志不肯隐瞒师门,喝道:“是便怎样?”一招“苍松迎客”,长剑斜出,内力从剑身上嗤嗤发出,姿式端凝,招迅劲足。玉真子赞道:“好剑法,小猴儿不坏!”

    袁承志骂道:“你这做汉奸的贼道!”玉真子笑道:“老猴儿也不是我对手,你小猴儿更加不用想?!痹兄静辉偎祷?,全神贯注地出剑拆招。玉真子微一疏神,左臂竟让金蛇剑的尖钩划了浅浅一道口子。这一来,他再也不敢托大,舞动拂尘疾攻。

    两人翻翻滚滚地斗了二百余招,兀自难分高下,都是暗暗骇异。袁承志不敢乱使金蛇剑法和木桑所授功夫,前者究未十分纯熟,后者对方似所深知,招招使的尽是华山派本门剑法。金蛇剑本来锋锐绝伦,无坚不摧,但玉真子的拂尘尘丝柔软,毫不受力,竟削它不断。金蛇剑与拂尘招术变幻,劲风鼓荡,崇政殿四周巨烛忽明忽暗。

    又拆数十招,蓦听得皇太极以满洲语呼喝几句,六名布库武士分从三面扑上。袁承志料想今日已刺不到鞑子皇帝,急挥长剑疾攻两招,转身向殿门奔出。玉真子拂尘挥出,尘丝已卷住了金蛇剑的尖钩。两人同时拉扯,片刻间相持不下。便在这时,两名武士已同时扑上来抓住了袁承志双臂。

    袁承志大喝一声,松手撤剑,双掌在两名武士背上推拍,运起混元功内劲,两名武士身不由主地向玉真子撞去,玉真子无奈,只得也撒手松开拂尘柄,出掌推开两名武士,呛啷啷一响,拂尘与金蛇剑同时掉落在地。便在这时,两名武士已抱住了袁承志双腿。

    玉真子右掌向袁承志胸口拍到。袁承志双足凝立,还掌拍出。两名武士拼命拉扯,要将他扳倒,却哪里扳得动?玉真子掌来如风,瞬息之间连出一十二掌。袁承志一一解开,突然颈中一紧,一名武士扑到他背上,伸臂扼住了他咽喉。袁承志左肘向后撞出,正中他胸腹之间。那武士狂喷鲜血,都喷在袁承志后颈,热血汩汩从他衣领中流向背心,扼住他咽喉的手臂渐松。袁承志正待运劲摆脱,一名武士扑,上来扭住了他右臂。玉真子趁机出指疾点,寒承志伸左手挡格。他,虽只剩下左臂可用,仍挡住了玉真子的七指连点。

    玉真子右指再点,左掌拍向袁承志面门。袁承志忙侧头相避,左臂却又给一名武士抱住了。玉真子噗噗噗连点三下,点了他胸口三处大穴,笑道:“放开吧,他动不了啦?!彼拿ё≡兄舅炙鹊奈涫咳此凳裁匆膊环攀?。

    皇太极的侍卫队长拿过铁链,在袁承志身上和手足上绕了数转,众武士这才放手,将伸臂扼在袁承志颈中的武士扶下来时,只见他凸睛伸舌,早已气绝而死。

    皇太极道:“玉真总教头和众武士、众侍卫护驾有功,重重有赏。老鲍、老宁,你们受伤了吗?”鲍承先和宁完我已由众侍卫扶起,哼哼唧唧地都说不出话来。

    皇太极回人龙椅坐下,笑吟吟地道:“喂,你这年轻人武功强得很哪,你叫什么名字?”袁承志昂然道:“我行刺不成,快把我杀了,多问些什么?”皇太极道:“是谁指使你来刺我?”

    袁承志心想:“我便照实而言,也好让鞑子知道袁督师有子?!贝笊溃骸拔沂乔凹涣啥绞υ亩?,名叫袁承志。你鞑子侵犯我大明江山,我千万汉人,恨不得食你之肉。我今日来行刺,是为我爹爹报仇,为我成千成万死在你手下的汉人报仇?!?p>

    皇太极一凛,问道:“你是袁崇焕的儿子?”袁承志道:“正是。我名叫袁承志,便是要继承我爹爹遗志,抗御你鞑子入侵?!?p>

    众侍卫连声呼喝:“跪下!”袁承志全不理睬?;侍邮置谑涛啦槐卦俸?,温言道:“袁崇焕原来有后,那好得很啊。你还有兄弟没有?”袁承志一怔,心想:“他问这个干吗?”说道:“没有!”皇太极问道:“你受了伤没有?”袁承志叫道:“快将我杀了,不用你假惺惺?!?p>

    皇太极叹道:“你爹爹袁公,我是很佩服的??上С珈趸实鄄幻魇欠?,杀害了忠良。当年你爹爹跟我曾有和议,明清两国罢兵休民,永为世好。只可惜和议不成,崇祯反而说这是你爹爹的大罪,我听到后很是痛心。崇祯杀你爹爹,你可知是哪两条罪名?”

    袁承志默然。他早知崇祯杀他爹爹,有两条罪名,一是与清酋议和,勾结外敌,二是擅杀皮岛总兵毛文龙。孙仲寿、应松等说得明白,当日袁督师和皇太极议和,只是一时权宜之计,清兵勇悍善战,弓马之技,天下无双,明兵力所不敌,只有等练成了精兵之后,方有破敌机会,议和是为了练兵与完缮城守。至于毛文龙贪賍跋扈,劫掠百姓,不奉朝命,不听指挥,不杀他无以整肃军纪。

    皇太极道:“你爹爹是崇祯害死的,我却是你爹爹的朋友。你怎地不分好歹,不去杀崇祯,却来向我行刺?”袁承志道:“我爹爹是你敌人,怎会是你朋友?你使下反间计,骗信崇祯,害死我爹爹。崇祯要杀,你也要杀?!被侍∫⊥?,道:“你年轻不懂事,什么也不明白?!弊废蚍段某痰溃骸胺断壬?,你开导开导他?!痹兄敬笊溃骸澳阆胍已Ш槌谐朊??哼,袁督师的儿子,会投降满洲吗?”

    这时崇政殿外已聚集了不少文武官员,都是听说有刺客犯驾、夤夜赶来护驾的?;侍溃骸白娲笫僭谡饫锫??”阶下一名武将道:“臣在!”走到殿上,跪下磕头。

    袁承志心中一凛,祖大寿是父亲当年麾下的第一大将,父亲给崇祯下旨擒拿时,他义愤不服,带兵反出北京,后来父亲在狱中修书相劝,他才再接崇祯令旨。他与清兵血战前后数十场,但崇祯对他疑忌,每次都不予增援,致在大凌河为皇太极重重围困,不得已而投降;此后降了又反,在锦州数场血战,后援不继,被擒又降。心想:“他对我爹爹虽然不错,但投降鞑子总是大大不该?!比滩蛔「呱獾溃骸白娲笫?,你这无耻汉奸!”

    祖大寿站起身来,转头瞧着他。袁承志见他剃了额前头发,拖根辫子,头发已然花白,容色憔悴,全无统兵大将的半分英气,喝道:“祖大寿,你还有脸见我吗?你死了之后,有脸去见我爹爹吗?”

    祖大寿在阶下时已听到皇太极和袁承志对答的后半截话,突然眼泪从双颊上流了下来,颤声道:“袁公子,你……你长得这么大了,你……你三岁的时候,我……我抱过你的?!痹兄九溃骸芭?,给你这汉奸抱过,算我倒霉?!弊娲笫偃聿?,张开双臂,踏上两步,似乎又想去抱他,但终于停步,张嘴要待说话,声音却哑了,只“啊,啊,啊”几声。

    皇太极道:“祖大寿,这姓袁的交你带去,好好劝他归顺。当真不降,咱们把他千刀万剐。哼,这小子胆子倒大,居然来向朕行刺,嘿嘿,嘿嘿?!弊娲笫俟蛳虏蛔】耐?,说道:“皇上天恩,臣当尽力开导?!被侍阃返?;“好,你带他去吧!”

    祖大寿走到袁承志身边,伸手欲扶。袁承志退后两步,手脚上铁链当啷啷直响,喝道:“别碰我!”祖大寿缩开手,躬身退出。两名侍卫伸手托在袁承志腋下,跟在祖大寿身后。袁承志回头向皇太极瞧去,只见他眼光也正向他瞧来,神色间甚是和蔼。

    袁承志茫然不解,心道:“不知这鞑子皇帝肚子里在打什么鬼主意?!?p>

    到得宫外,祖大寿命亲随将袁承志扶上自己的坐骑,自己另行骑了匹马,同到自己府中。祖大寿命亲随将袁承志扶入书房,说道:“你们出去!”四名亲随躬身出房。

    祖大寿掩上了房门,一言不发,便去解袁承志身上的铁链。袁承志自在宫内之时,便已缓缓运气,胸口所封穴道已解了大半,见他竟来解自己身上铁链,心想:“你只道我穴道被点,兀自动弹不得,哼哼,这可太也托大了!”

    祖大寿缓缓将铁链一圈圈地从袁承志身上绕脱,始终一言不发。袁承志暗暗运气,觉胸口膻中穴处气息仍颇窒滞,心想:“那道人的手劲当真了得。我穿着木桑道长所赐的金丝背心,受了他这三指,兀自如此。若无这背心护体,那还了得?”又想:“祖大寿要劝我投降鞑子,我且假装听他的,拖延时刻。一待胸间气息顺畅,便发掌击毙了这汉奸,穿窗逃走?!弊娲笫俳馔晏?,低沉着嗓子道:“袁公子,你这就去吧?!?p>

    袁承志大吃一惊,几乎不信自己耳朵,问道:“你……你说什么?”祖大寿道:“要刺杀大清皇帝,实在难得很。你还是去吧?!痹兄镜溃骸澳惴盼易??”祖大寿道:“是,你有没受伤?”袁承志道:“没有?!弊娲笫俚溃骸澳闫镂业穆?,天一亮立即出城?!?p>

    袁承志道:“你为什么放我走?”祖大寿黯然道:“你是袁督师的亲骨血,祖大寿身受督师厚恩,无以为报?!痹兄镜溃骸澳惴帕宋?,明天鞑子皇帝查问起来,你定有死罪?!弊娲笫俚溃骸澳亲咦徘瓢?。大清皇帝说过,不会杀我的?!痹兄镜溃骸澳闼椒糯炭?,罪名太大,皇帝说不定还会疑心你是行刺的主使。我不能自己贪生,却害了你一命?!?p>

    祖大寿苦笑道:“我的性命,还值得什么?在大凌河城破之曰,我早该死了。锦州城破之日,更该当死了。袁公子,你不用管我,自己去吧?!痹兄镜溃骸澳敲茨愀乙黄鹛幼??!弊娲笫僖∫⊥返溃骸拔依夏钙薅?、兄弟子侄,一家八十余口全在盛京,我是不能逃的?!痹兄拘纳窦さ?,突然胸口内息逆了,忍不住连声咳嗽,寻思:“他投降鞑子,就是汉奸,我原该一掌打死了他,想不到他竟会放我走。我一走,粘子皇帝非杀了他不可。是我杀他,还是鞑子杀他,本来毫无分别。但是我难道眼睁睁地让他代我而死?我若不走,自然是给鞑子杀了,我以有为之身,尚有多少大事未了,怎能轻易送命?我当然不想死,为了一个汉奸而死,更加不值之至??墒恰墒恰毙南略侥盐?,越咳得厉害,面红耳赤,险些气也喘不过来。

    祖大寿轻轻拍他背脊,说道:“袁公子,你刚才激斗脱力,躺下来歇一会儿?!痹兄镜愕阃?,盘膝而坐,心中再不思量,只凝神运气。那玉真子点穴功夫当真厉害,初时还以为给封闭了的穴道已然解开,但一运气间,便觉胸口终究不畅,心知坐着不动,那也罢了,但若与人动手,或是施展轻功跳跃奔跑,势必会闭气晕厥。于是按照师父所授的调理内息法门,缓缓将一股真气在各处经脉中运行。

   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,才觉真气畅行无阻,更无窒滞,慢慢睁开眼来,却见阳光从窗中射进,竟已天明。他微吃一惊,见祖大寿坐在一旁,双手搁膝,呆呆出神。袁承志站起,说道:“你陪了我半夜?”祖大寿脸上微现喜色,道:“公子好些了?”

    袁承志道:“全好了!那玉真子道人是什么来历?武功这么厉害?!弊娲笫俚溃骸八切陆游鞑乩吹?,上个月宫中布库大校技,这道人打败二十三名一等布库武士,后来四五名武士联手跟他较量,也都让他打败了?;实凼只断?,封了他一个什么‘护国真人’的头衔,要他作布库总教头。公子,你喝了这碗鸡汤,吃几张饼、咱们这就走吧?!彼底抛叩阶辣?,双手捧过一碗汤来。

    袁承志心想:“我专心行功,有人送吃的东西进来也不知道。他本来就可杀我,也不用下毒?!苯庸劳?,喝了几口,微有苦涩之味。祖大寿道:“这是辽东老山人参炖的,最能补气提神?!痹兄境粤肆秸疟?,说道:“你带我去见鞑子皇帝,我投降了?!?p>

    祖大寿大吃一惊,双目瞪视着他,随即明白,他是不愿自己为他送命,先行假意投降,然后再谋脱身,沉吟片刻,道:“好!”带着他出了府门,两人上了马。祖大寿也不带随从,当先纵马而行,袁承志跟随其后。

    行了几条街,袁承志见他催马走向城门,见城门上写着三个大字“德盛门”,旁边有一行弯弯曲曲的满洲文,知是盛京南门,昨天便是从这城门中进来的,心觉诧异,问道:“咱们怎地出城?”祖大寿道:“皇帝在城南哈尔撒山围猎?!?p>

    两人出城行了约莫十里。祖大寿勒马停步,说道:“公子,咱们这就别过了。你多多保重,我日日夜夜求菩萨保佑你平安?!痹兄揪溃骸霸趺??咱们不是去见鞑子皇帝么?”祖大寿摇头苦笑,道:“袁督师忠义包天,他的公子怎能如我这般无耻,投降鞑子?”解下腰间佩剑,连鞘向他掷去,袁承志只得接住。祖大寿突然圈转马头,猛抽两鞭,坐骑循着回城的来路疾驰而去。

    袁承志叫道:“祖叔叔,祖叔叔?!币皇蹦貌欢ㄖ饕?,该当追他回来,还是和他一起回城,就这么微一迟疑,祖大寿催马去得远了,只听他远远叫道:“多谢你叫我两声叔叔!”

    袁承志坐在马上,茫然若失,过了良久,才纵马南行。

    又行了约莫十里,远远望见青青、洪胜海、沙天广等人已等在约定的破庙之外。青青大声欢呼,快步奔来,扑入他怀里,叫道:“你回来啦!你回来啦!”袁承志见她脸上大有倦容,料想她焦虑挂怀,多半一夜未睡。

    青青见他殊无兴奋之色,猜到行刺没有成功,说道:“找不到鞑子皇帝?”袁承志摇摇头:“人是找到了,刺不到?!奔蚵运盗司?。众人听得都张大了口,合不拢来。

    青青拍拍胸口,吁了口长气,说道:“谢天谢地!”

    袁承志想到祖大寿要为自己送命,心下总是不安,说道:“今晚我还要入城,倘若祖叔叔给鞑子皇帝抓了起来,我要救他?!鼻嗲嗟溃骸按蠡锒黄鹑?!我可再也不让你独个儿去冒险了?!?p>

    申牌时分,一行人又到了盛京城内,生怕昨天已露了行迹,另投一家客店借宿。

    洪胜海去祖大寿府前察看,回报说,没听到祖大寿给鞑子皇帝锁拿的讯息,府门外全没动静。袁承志心想:“鞑子皇帝多半还不知他已放走了我,只道他正在劝我投降?!狈愿篮槭ずT偃ゴ蛱?。铁罗汉道:“我也去?!鼻嗲嗟溃骸澳悴灰?,别又跟人打架,误了大事?!碧藓壕锲鹆俗?,道:“我也不一定非打架不可?!焙鹉系溃骸拔腋藓捍蟾缤?,他要闹事,我拉住他便了?!痹兄镜阃返溃骸耙磺行⌒脑谝??!?p>

    傍晚时分,三人回到客店。铁罗汉极是气恼,说道:“若不是夏姑娘先说了我,否则我真得扭下那几个小子的脑袋?!敝谌宋势鹪?,洪胜海说了。

    原来他们仍没听到有拿捕祖大寿的讯息,昨晚宫里闹刺客,却也没听到街头巷尾有人谈论。三人于是去酒楼喝酒,见到八名布库武士在大吃大喝,说的都是满洲话。洪胜海悄悄跟两人说了。铁罗汉和胡桂南才知他们在吹嘘总教头如何英勇无敌,昨晚又得了一柄怪剑,剑头有钩,剑身弯曲,锋锐无比,当真吹毛断发,削铁如泥。这不是袁承志的金蛇剑是什么?铁罗汉站起身来,便要过去教训教训他们,胡桂南急忙拉住。待八名武士食毕下楼,三人悄悄跟去,查明了他们住宿的所在。

    袁承志失手被擒,兵刃给人夺去,实是生平从所未有的奇耻,心想那玉真子的武功绝不在自己之下;这把剑非夺回不可,却又如何从这绝顶高手处夺回来?一时沉吟不语。

    胡桂南笑道:“盟主,我今晚去‘妙手’它回来。那玉真子总要睡觉,凭他武功再高,睡着了总打我不过吧?”众人都笑起来。袁承志道:“好,这就偏劳胡大哥了,可千万轻忽不得。胡大哥只须盗剑,不必杀他。将他在睡梦中不明不白地杀了,非英雄好汉所为?!焙鹉系溃骸笆?,日后盟主跟他一对一的较量,那时才叫他死得心服?!痹兄疚⑽⒁恍?,说道:“就算单打独斗,我也未必能胜?!彼鹉喜豢尚写?,却是为了此事太过凶险,玉真子纵在睡梦之中,倘若白刃加身,也必能立时惊觉反击,他武功太高,就算受了致命重伤,临死之前一击,也非要了胡桂南的命不可。

    用过晚饭,胡桂南换上黑衣,兴冲冲地便要出去。袁承志忌惮玉真子厉害,终是放心不下,道:“胡大哥,我去给你把风?!绷饺讼噘沙龅?。青青知道此行并不如行刺鞑子皇帝那么要甘冒奇险,又素知胡桂南妙手空空,天下无双,倒不太过担心。

    胡桂南在前领路,行了三里多路,来到布库武士的宿地。居中是一座极大的牛皮大帐,四周都是一座座小屋。胡桂南低声道:“那八名武士都住在北首的小屋中,只不知那牛鼻子是不是也住在这里?!痹兄镜溃骸霸勖亲ヒ幻涫坷次?。只可惜咱们都不会说满洲话?!焙鹉系溃骸按掖蚴质埔繁闶恰?。

    话未说完,只见两名武士哼着小曲,施施然而来。袁承志待两人走到临近,突然跃出,伸指在两人背心穴道上各点一指,劲透要穴,两人登时动弹不得。他出手时分了轻重,一名武士立即昏晕,另一名却神智不失。他将晕倒的武士拖入矮树丛中,胡桂南左手将尖刀抵在另一名武士喉头,右手大打手势,在自己头顶作个道髻模样,问他这道人住在何处。

    那武士道:“你做什么?我不明白?!辈涣纤够崴岛河?。原来盛京本名沈阳,向是大明所属,为满洲人占后,于天启五年建为京都,至此时还不足二十年。城中居民十九都是汉人。这些布库武士多在酒楼赌馆厮混,大半会说汉语。

    胡桂南大喜,问道:“你们的总教头,那个道士,住在哪里?”那武士给尖刀抵住咽喉,正自惊惧,一听之下,心想:“你要去找我们总教头送死,那可真妙极了?!弊彀拖蜃哦咴洞σ蛔孔右慌?,说道:“我们总教头护国真人,便住在那座屋子里?!蹦俏葑永肫溆嘈∥萦兴奈迨?,构筑也高大得多。袁承志料知不假,在他胁下再补上一指,叫他晕厥后非过三四个时辰不醒。胡桂南将他拖入树丛。

    两人悄悄走近那座大屋,见到处黑沉沉的,窗户中并无灯烛亮光。胡桂南低声道:“牛鼻子睡了,倒不用咱们等?!绷饺巳频胶竺?,胡桂南贴身墙上,悄没声息地爬上。跟着又沿墙爬下。袁承志见他爬墙的姿式甚是不雅,四肢伸开,缩头耸肩,行动又慢,倒似是只癞蛤蟆一般,但半点声息也无,却非自己所及。心想:“圣手神偷,果然了得?!彼陆菔比羯杂猩?,定让玉真子发觉,当下守在墙边,凝神倾听。

    过了一会儿,听得墙内树上有只夜枭叫了几声,跟着便又一片静寂。突然之间,隐隐听得有女子嬉笑之声,接着有个男子哈哈大笑,说了几句话。相隔远了,却听不清楚,依稀便是玉真子。袁承志心道:“他还没睡,胡大哥可下不了手?!鄙潞鹉嫌鱿?,于是跃墙而入,只听得男女嬉笑之声不绝,循声走去,忽听得玉真子笑道:“你身上哪一处地方最滑?”那女子笑道:“我不知道?!庇裾孀有Φ溃骸拔依疵??!?p>

    袁承志登时面红耳赤,站定了脚步,心想:“这贼道在干那勾当,幸亏青弟没同来?!碧拍桥臃潘恋男ι?,心中禁不住一荡,当即又悄悄出墙,坐在草丛之中。

    又过了一会儿,一阵风吹来,微感寒意。此时甫当初秋,天时未寒,但北国人夜后已冷若冬季。突然之间,只听得玉真子厉声大喝:“什么人?”袁承志一惊站起,暗叫:“糟糕,给他发觉了!”跃上墙头,只见一个黑影飞步奔来,正是胡桂南,奔到临近,却见他手中累累赘赘地抱着不少物事,心念一闪:“胡大哥偷儿的脾气难除,不知又偷了他什么东西,这么一大堆的?!钡毕虏患跋赶?,跃下去将他一把抓起,飞身上墙,跃下地来,便听得玉真子喝道:“鼠辈,你活得不耐烦了?!鄙碜右言谇酵?。

    胡桂南叫道:“得手了!快走!”袁承志大喜,回头望去,不由得大奇,星光熹微下只见玉真子全身赤裸,下体臃臃肿肿地围着一张厚棉被,双手抓着被子。袁承志忍不住失笑。胡桂南笑道:“牛鼻子正在干那调调儿,我将他的衣服都偷来了?!彼底潘忠痪?,原来抱的是堆衣服,转身道:“盟主,你的宝剑!”那把金蛇剑正插在他的后腰。

    袁承志拔过剑来,顺手插入腰带,又奔出几步。玉真子已连人带被,扑将下来,喝道:“小贼!”伸右掌向胡桂南劈去。袁承志出掌斜击他肩头,喝道:“你我再斗一场?!?p>

    玉真子只感这掌来势凌厉之极,急忙回掌挡格。双掌相交,两人都倒退了三步。玉真子大吃一惊,看清楚了对手,心下更惊,叫道:“??!你这……、子逃出来了?!彼跏敝坏佬⊥档两?,便赤身露体地追出,只道一招便杀了小偷,哪料得竟有袁承志这大高手躲在墙外。

    袁承志一退之后,又即上前。玉真子左手拉住棉被,唯恐滑脱,只得以右掌迎敌。但这条大棉被何等累赘,只拆得两招,脚下一绊,一个踉跄,袁承志顺势出拳,重重击在他肩头。玉真子又急又怒,他正在浓情畅怀之际,给胡桂南趁机偷去了宝剑衣服,本已大吃一惊,这时再遇劲敌,肩头中了袁承志破玉拳中的一招,整条右臂都酸麻了。他自八岁之后,从未在人前赤裸过身子,这时狼狈万状,全想不到若是抛去棉被,赤身露体地跟袁承志动手又有何妨?时当夜晚,又无多人在旁,就算给人瞧见了,他本是个风流好色的男子,也没什么大不了。但穿衣的习俗在心中已然根深蒂固,手忙脚乱地只顾抵挡来招,左手却始终紧紧抓着棉被不放,只以单手迎敌。再拆两招,背心上又给袁承志发掌击中。这一掌蓄着混元功内劲,玉真子再也抵受不住,“哇”的一声,吐出了口鲜血。

    袁承志住手不再追击,笑道:“此时杀你,谅你死了也不心服,下次待你穿上了衣服再打过?!焙鹉霞钡溃骸懊酥?,饶他不得,只怕于祖大寿性命有碍?!痹兄拘闹幸涣荩骸安淮?,他去禀告鞑子皇帝,又加重了祖叔叔的罪名,非杀他灭口不可?!弊萆砩锨?,双拳往他太阳穴击去。玉真子见来招狠辣,自然而然地举起双手挡格,虽将对方来拳挡开,但棉被已溜到脚下,“啊”的一声惊呼,胸口已结结实实地吃袁承志飞脚踢中。玉真子大骇,再也顾不得身上一丝不挂,拔足便奔。袁承志和胡桂南随后追去。

    这道人武功也当真了得,身上连中三招,受伤极重,居然还是奔行如飞,轻功之佳,当世罕有。袁承志急步追赶,眼见他蹿入了中间牛皮大帐,当即追进,决意要杀他灭口。刚奔到帐口,只见帐内烛火照耀如同白昼,帐内站满了人,当即止步,闪向一旁,只听得帐内众人齐声惊呼。

    这时胡桂南也已赶到,一扯袁承志手臂,绕到帐后。两人伏低身子,掀开帐脚,向内瞧去。只见玉真子仰面朝天,摔在地下,全身一丝不挂,瞧不出他一个大男人,全身肌肤雪白,胸口却满是鲜血,这模样既可怪之极,又可笑无比。

    帐中一声惊呼之后,便即寂然无声。只听得一个威严的声音大声说起满洲话来。袁承志吃了一惊,说话之人竟然便是满清皇帝皇太极。

    袁承志见帐内站满的都是布库武士,不下一二百人,心道:“啊,是了,这鞑子皇帝爱看人比武,今晚又来瞧啦。算他眼福不浅,见到了武士总教头这等怪模样?!彼蛲砹炻怨庑┎伎馕涫康墓Ψ?,武功虽然平平,但缠上了死命不放,着实难斗,帐中武士人数如此众多,要行刺皇帝是万万不能,当下静观其变。

    只见一名武士首领模样之人上前躬身禀报,皇太极又说了几句话,便站起身来,似乎扫兴已极,不再瞧比武了。他走向帐口,数十名侍卫前后拥卫,出帐上马。

    袁承志心想:“这当真是天赐良机,我在路上出其不意地下手,比去宫中行刺可方便得多了?!钡蜕院鹉系溃骸罢馐趋沧踊实?,你先回去,我趁机在半路上动手?!焙鹉嫌志窒?,道:“盟主千万小心!”

    袁承志跟在皇太极一行人之后,只见众侍卫高举火把,向西而行,心想:“待他走得远些再干,免得动起手来,这些布库武士又赶来纠缠?!?p>

    跟不到一里,便见众侍卫拥着皇太极走向一所大屋,进了屋子。袁承志好生奇怪:“他不回宫,到这屋里又干什么了?”当下绕到屋后,跃进墙去,见是好大一座花园,南首一间屋子窗中透出灯光,他伏身走近,从窗缝中向内张去,但见房中锦绣灿烂,大红缎帐上金线绣着一对大凤凰。迎面一张殷红的帷子掀开,皇太极正走进房来。袁承志大喜,暗叫:“天助我也!”

    只见一名满洲女子起身相迎。这女子衣饰华贵,帽子后面也镶了珍珠宝石?;侍亢?,那女子回过身来,袁承志见她约莫二十八九岁年纪,容貌甚是端丽,全身珠光宝气,心想:“这女子不是皇后,便是贵妃了。啊,是了,皇太极去瞧武士比武,这娘娘不爱看比武,便在这里等着,这是皇帝的行宫?!?p>

    皇太极伸手摸摸她的脸蛋,说了几句话。那女子一笑,答了几句?;侍酱采?,正要躺下休息,突然坐起,脸上满是怀疑之色,在房中东张西望,蓦地见到床边一对放得歪歪斜斜的男人鞋子,厉声喝问。那女子花容惨白,掩面哭了起来?;侍话炎プ∷乜?,举手欲打,那女子双膝一曲,跪倒在地?;侍趴怂?,俯身到床底下去看。

    袁承志大奇,心想:“瞧这模样,定是皇后娘娘乘皇帝去瞧比武之时,跟情人在此幽会,想不到护国真人突然演出这么一出好戏,皇帝提前回来,以致瞧出了破绽。难道皇后娘娘也偷人,未免太不成话了吧?她情人若是尚在房中,这回可逃不走了?!?p>

    便在此时,皇太极身后的橱门突然打开,橱中跃出一人,刀光闪耀,一柄短刀向皇太极后心插去。那女子“啊”的一声惊呼,烛光晃动了几下,便即熄灭。过了好一会,烛火重又点燃,只见皇太极俯身倒在地下,更不动弹,背心上鲜血染红了黄袍。(注)

    袁承志这一惊当真非同小可,看那人时,正是昨天见过的睿亲王多尔衮。那女子扑入他怀里。多尔衮搂住了,低声安慰。

    袁承志眼见到这惊心动魄的情景,心头怦评乱跳,寻思:“想不到这多尔衮胆大包天,竟敢跟嫂子私通,还弑了哥哥。事情马上便要闹大,快些脱身为妙?!钡奔丛境銮酵?,回到客店。

    青青见他神色惊疑不定,安慰他道:“想是鞑子皇帝福命大,刺他不到,也就算了?!?p>

    袁承志摇头道:“鞑子皇帝给人杀了,不过不是我杀的?!?p>

    众人料想鞑子皇帝遇弑,京城必定大乱,次日一早,便即离盛京南下。

    不一日,进山海关到了京师顺天府,才听说满清皇帝皇太极在八月庚午夜里“无疾而终”,皇太极的儿子福临接位做皇帝。小皇帝年方六岁,由睿亲王多尔衮辅政。

    袁承志道:“这多尔衮也当真厉害,他亲手杀了皇帝,居然一点没事,不知是怎生隐瞒的?!焙槭ず5溃骸邦G淄跸蚶醇没侍某栊?,手掌兵权,满清的王公亲贵个个都怕他。他说皇太极无疾而终,谁也不敢多口?!痹兄镜溃骸霸趺此约河植蛔龌实??”洪胜海道:“这个就不知道了?;蛐硭氯瞬环?,杀害皇太极的事反而暴露了出来。福临那小孩子是庄妃生的,相公那晚所见的贵妃,定然就是庄妃了?!?p>

    袁承志此番远赴辽东,为的是行刺满清巨酋皇太极,以报父仇,结果亲眼见到皇太极毙命,虽非自己所杀,此人终究是死了,可是内心却殊无欢愉之意,又再思忖:“他为什么将我交给祖叔叔?以他知人之明,自然料得到祖叔叔定会私自将我释放。他是不是要收服祖叔叔之心,好为他死心塌地地打仗办事?还是故意示好,想引得我投降?”又想:“祖叔叔投降鞑子,自然是汉奸了。只因他救了我性命,我便冲口而出地叫他叔叔,那岂不是只念小惠,不顾大义?到底该是不该?”想到皇太极临死的情状,当时似乎忍不住便想冲进房去救他性命,要是多尔衮下手稍缓,自己是否会出手相救,此时回思,兀自难说。

    再想到皇太极见识高超深远,多尔衮手段狠辣,范文程等人眼光远大,玉真子武功之强,满洲武士之勇,大明朝廷,多有不及。只觉世事多艰,来日大难,心中一片空荡荡的,竟无着落处。

    袁承志取出银两,命洪胜海在禁城附近的正条子胡同买了一所大宅第,此次来京要结交王公巨卿、文武官员,以做闯军内应,须得排场豪阔。

    袁承志将铁箱中的珍玩、金砖等物慢慢兑成银两,有时差洪胜海到天津、保定、张家口等处兑换,以免引人注目?;怀梢胶?,逐步派人送去马谷山“山宗营”。孙仲寿手中粮饷充裕,派人到关辽一带招纳“山宗”旧人,一提到“袁督师的公子带领我们打仗”一句话,袁崇焕当年的旧部便即纷纷来归。虽然这些人大半已垂垂老矣,但烈士暮年,壮心未已,冲锋陷阵不免力所不逮,然个个久经战阵,深谙用兵之道,整军练兵,皆为良材。数月之间,已将“金蛇三营”练成一路精锐之师。虽还比不上当年袁崇焕手下的锦宁雄兵,但也不再是当日锦阳关伏击之战那样的乌合之众了。袁承志曾乘间轻骑前往马谷山,与孙仲寿、水鉴、朱安国等人相见,更带去一批粮饷?!敖鹕呷闭斜蚵?、打造军械,成为一支劲旅。清军若再来攻,当可与之决一死战。袁承志心想:“那时才不枉了我名字中的‘承志’两字?!?p>

    这日,青青在大宅中指挥童仆,粉刷布置。袁承志独自在城内大街闲逛。走到一处,见有数十名户部库丁手执兵刃,戒备森严。听途人说,是南方解来漕银入库。他想这是崇祯皇帝的根本,得仔细看看,当下站得远远的,察看附近形势,突见两条黑影从库房屋顶上跃起,身法迅速,一转眼间,已在东方隐没。

    袁承志大奇,心想光天化日之下,竟有大盗劫库,倒也奇了。

    次日清晨,众人聚在花厅里吃早饭。庭中积雪盈寸,原来昨夜竟下了半夜大雪。院子里两树梅花含苞吐艳,清香浮动,在雪中开得越加精神。

    一名家丁匆匆进来,对青青道:“小姐,外面有人送礼来?!绷硪幻叶∨踅裎?,原来是一个宋瓷花瓶,一座沈石田绘的小屏风。袁承志道:“这两件礼物倒也雅致,谁送的呀?”礼物中却无名帖。青青封了一两银子,命家丁拿出去打赏,问清楚是谁家送的礼,过了一会儿,家丁回来禀道:“送礼的人已走了,追他不着?!?p>

    众人都笑那送礼人冒失,白受了他的礼,却不见他情。洪胜海道:“袁相公名满天下,这次来京,江湖上多有传闻,总是慕名的朋友向你表示敬意的?!敝谌攵嫉辣厥侨绱?。

    中午时分,有人挑了整席精雅的酒肴来,乃是北京著名的全聚兴菜馆做的名菜。一问厨师,说是有人付了银子让送来的。众人起了疑心,把酒肴让猫狗试吃,并无异状。

    下午又陆续有人送东西来,或是桌椅,或是花木,都是宅第中合用之物。青青只说得一句:“这里须得挂一盏大灯才是?!惫涣艘桓鍪背?,就有人送来一盏精致华贵的大宫灯。再过片刻,又有人送来绸缎丝绒、鞋帽衣巾,连青青用的胭脂花粉,也都特选上等的送来。铁罗汉一把抓住那送衣服的人,喝道:“你怎知这里有个头陀?连我穿的袈裟也送来了?”那衣店伙计给他一抓,吓了一跳,说道:“不知道??!今儿一早,有人到小店里来,多出银子吩咐赶做的?!?p>

    这时人人奇怪不已,纷纷猜测。青青故意道:“这送礼的人要是真知我心思,给我弄一串珍珠来就好啦?!备袅似?,只见一个仆人走出厅去。青青向洪胜海道:“快瞧他到哪里去?”不多时那仆人又回来侍候。洪胜海却隔了一个时辰才回。他刚跨进门,珠宝店里已送了两串珠子来。

    青青接了珠子,直向内室,袁承志和洪胜海都跟了进去。洪胜海道:“那仆人走到门外,对一个乞丐说了几句话,就回进来。我就跟着那乞丐。见他走过了一条街,就有衙门的一个公差迎上来。两人说了几句话,那乞丐又回到我们门前?!鼻嗲嗟溃骸澳悄憔投⒆拍怯プ??”洪胜海道:“正是。那鹰爪却不上衙门,走到一条胡同的一座大院子里。我见四下无人,上屋去偷偷张望。原来里面聚了十多名公差,中间一个老头儿,瞎了只眼睛,大家叫他单老师,似是他们的头子。我怕他们发觉,就溜回来了?!?p>

    青青道:“好??!官府耳目倒也真灵,咱们一到北京,鹰爪就得了消息。哼,要动咱们的手,只怕也没这么容易呢!”袁承志道:“可是奇在干吗要送东西来,不是明着让咱们知道么?京里吃公事饭的,必定精明强干,决不会做傻事。不知是什么意思?”命洪胜海把程青竹、沙天广、胡桂南等人请来,谈了一会儿,都猜想不透。

    青青道:“公差的脏东西,咱们不要!”当晚她与哑巴、铁罗汉、胡桂南、洪胜海等搬了送来各物,都去丢在公差聚会的那大院子里。

    次日青青把传递消息的仆人打发走了,却也没难为他。那仆人恭恭敬敬地接了工钱,一再称谢,磕了几个头去了,丝毫没露出不愉的神色。袁承志等严密戒备,静以待变,那天果然没再有人送东西来。

    当晚朔风呼号,又下了一晚大雪。次日一早,洪胜海满脸惊诧之色,进来禀报:“屋子前面的积雪,不知是谁给打扫得干干净净,这真奇了?!痹兄镜溃骸罢馀プλ坪醢抵性谄疵趾迷勖??!鼻嗲嘈Φ溃骸鞍?,我知道了?!敝谌嗣ξ剩骸霸趺??”青青道:“他们怕咱们在京里做出大案来,对付不了,因此先来打个招呼,交个朋友?!鄙程旃阈Φ溃骸八道吹褂械阆???墒俏易隽苏饷炊嗄昵康?,从来没听见过这种事?!?p>

    程青竹忽道:“我想起啦,那独眼捕快名叫独眼神龙单铁生。不过他退隐已久,这才一时想他不起?!?p>

    又过数日,众人见再无异事,也渐渐不把这事放在心上。这天中午,众人在大厅上饮酒闲谈,家丁送上个大红名帖,写着“晚生单铁生请安”的字样,并有八色礼盘。袁承志道:“快请?!奔叶〉溃骸罢馕坏ヒ舱婀?,他说给袁相公请安,转头走了,让他坐,却不肯进来?!焙槭ず7盍嗽兄局?,拿了袁承志、程青竹、沙天广三人的名帖回拜,并把礼物都退了回去。

    接连三天,单铁生总是一早就来投送名帖请安。程青竹道:“独眼神龙在北方武林中也不是无名之辈,怎么鬼鬼祟祟地尽搞这一套,明儿待我找上门去问问?!焙鹉系溃骸罢庑┱惺赏缸湃薅褚?,真是邪门?!?p>

    铁罗汉忽然大声道:“我知道他干什么?!敝谌思绞鄙点躲兜?,这时居然有独得之见,都感诧异,齐问:“干什么???”铁罗汉道:“他见袁相公武功既高,名气又大,因此想招他做女婿?!贝搜砸怀?,众人无不大笑。沙天广正喝了一口茶,一下子忍不住,全喷在胡桂南身上。胡桂南一面揩身,一面笑道:“独眼龙的女儿也是独眼龙,袁相公怎么会要?”铁罗汉瞪眼道:“你怎知道?”胡桂南笑道:“乌龟生个王八蛋’独眼龙生个独眼种?!?p>

    众人开了一阵玩笑。青青口里不说什么,心中却老大的不乐意,暗想那独眼龙可恶,别真的要招大哥做女婿。这天晚上,取来七张白纸,都画了个独眼龙老公差的图形,写上“独眼神龙单铁生盗”的字样,夜里飞身跃入七家豪门大户,每家盗了些首饰银两,再给放上一张独眼龙肖像。

    次日清晨,洪胜海在她房门上敲了几声,说道:“小姐,独眼龙来啦。袁相公陪他在厅上说话?!鼻嗲嗷簧夏凶?,走到厅上,果见袁承志、程青竹、沙天广陪着一个瘦削矮小的老头在喝茶。袁承志给她引见了。青青见这单铁生已有六十上下年纪,须眉皆白,一只左眼炯炯发光,显得十分精朋干练。只听他道:“小老儿做这等事,当真十分冒昧。不过实是有件大事,想恳请袁相公跟各位鼎力相助,小老儿和各位又不相识,只得出此下策。不想招恼了各位,小老儿谨此谢过?!彼底排老吕纯耐?。

    袁承志连忙扶起,正要问他何事相求,青青忽道:“令爱好吧?怎不跟你同来?”单铁生一愣,道:“小老儿光身一人,连老伴也没有,别说子女啦!”青青又问:“那你有孙女儿没有?有干女儿没有?”单铁生道:“都没有?!鼻嗲噫倘灰恍?,返身入房,捧了盗来的首饰银两,都还了给他,笑道:“在下跟你开个玩笑,请别见怪。不过若非如此,也请不到你大驾光临?!钡ヌ涣?,心想:“这玩笑险些害了我的老命?!庇窒耄骸罢飧雠缒凶暗墓媚镌醯乩衔饰矣忻桓膳??总不是想拜我为干爹吧?”

    众人都觉奇怪,正要相询,忽然外面匆匆进来一名捕快,向众人行了礼,对单铁生道:“单老师,又失了二千两库锒?!钡ヌ咳槐渖?,站起身来作了个揖,道:“小老儿有件急事要查勘,待会再来跟各位请安?!笔樟饲嗲嘟换沟奈锸?,随着那捕快急急去了。

    到得下午,鹅毛般的大雪漫天而下。青青约了袁承志,到城外西郊饮酒赏雪。两人没单独共游已久,这时偷得半日清闲,甚是畅快。这一带四下里都是芦苇,芦上盖雪,望出去一片白茫茫的。青青带着食盒,盛了酒菜。两人在一座凉亭中喝酒闲谈,观赏雪景。当地平时就已荒凉,这日天寒大雪,游人更稀。

    袁承志问起交还了什么东西给单铁生,青青笑着把昨晚的事说了。袁承志道:“唉,我刚赞你变得乖了,哪知仍是这般顽皮?!鼻嗲嗟溃骸澳慵甘痹薰已??”袁承志道:“我心里赞你,你自然不知道?!鼻嗲嗪苁歉咝?,笑道:“谁叫他不肯露面,暗中捣鬼?”

    袁承志道:“不知他想求咱们什么事?”青青道:“这种人哪,哼,不管他求什么,都别答允?!绷饺撕攘艘换岫?,说到在衢州静岩中夜喝酒赏花之事,青青想起故乡和亡母,不觉泫然欲泣。袁承志忙说笑话岔开。

    注:清太宗皇太极死因不明?!肚迨犯濉ぬ诒炯汀罚骸俺绲掳四臧嗽赂?,上御崇政殿,是夕亥时无疾崩,年五十有二?!钡碧焖乖诖碚?,一无异状,突然在半夜里“无疾崩”,后人颇有疑为多尔衮所谋杀,但绝无佐证。顺治六年,“皇父摄政王”多尔衮据说和皇太极的妃子庄妃、即顺治皇帝的母亲孝庄太后正式结婚。张煌言诗有云:“春宫昨进新仪注,大礼恭逢太后婚?!贝耸缕毡榱鞔?,但无明文记载。近人孟森认为不确,胡适则对孟森之考证以为不够令人信服。北方游牧渔猎民族之习俗和中原汉人大异,兄终弟及,原属常事。清太后下嫁多尔衮事,近世治清史者大都不否定有此可能。

    回目中“烛影”用宋太宗弑兄宋太祖“烛影摇红”故事?!罢蜒簟庇谜院系戮诱蜒舻罟适?。赵合德为皇后赵飞燕之妹,封昭仪,与人私通,后致汉成帝于死。清庄妃为太宗孝端皇后之侄女,民间传说称之为“大玉儿”、“小玉儿”者也。汉、宋、清三朝宫闱秘事,未尽可信,荦扯为一,或近于诬。小说家言,史家似不必深究。

    目录 阅读设置 浏览模式: 横排 竖排 手机观看 1,1
  • 2018年中国信息化协同创新年会在京召开 2019-09-18
  • 外贸创新举措 让开放惠及世界 2019-09-18
  • 谈具体的吧,别装模作样了。客观事实与观察事实、科学事实有什么不同? 2019-09-11
  • 中共一大会址纪念馆中那个装满母爱的书包 2019-09-06
  • 推进农村贫困人口白内障免费治疗 2019-09-02
  • 中央第三环境保护督察组向我省移交1487件信访问题线索 2019-08-29
  • 中国对外投资连续7个月增长 “一带一路”相关国家投资成亮点 2019-08-29
  • 各地聚焦:学习十九大精神--西藏频道--人民网 2019-08-28
  • 北京多家汽车4S店仍可代办外地车牌 2019-08-28
  • 人傻有人爱,人聪明有人恨,人愚笨有人笑,人痴有人关心,不是每个人的命运都一样的 2019-08-04
  • 颜世贵的博客—强国博客—人民网 2019-07-29
  • 天津172万亩夏粮丰收产量预计65万吨 2019-07-23
  • 北京糖尿病防治协会第六届换届大会召开,陈伟教授连任理事长 2019-07-23
  • 你反来复去说1+1=2,真痴呆了?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,譬如,1+1=2,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,是真理还是谬误。 2019-07-18
  • 今年东盟投资峰会亮点纷呈 八场活动宣传广西旅游 2019-07-18
  • 快乐十分3 友博真人龙虎斗 老11选5前3技巧 排列五开奖号码 贵州可以开快三开奖结果 十一选五胆拖投注表 澳洲幸运5开奖查询 黑杰克二十一点 安卓 北京赛车前五后五技巧 setting 最新版下载 足彩数据分析app 黑龙江p62hezhi 一分快3开奖号码查询 新快3游戏下载 足彩开户