• 你反来复去说1+1=2,真痴呆了?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,譬如,1+1=2,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,是真理还是谬误。 2019-07-18
  • 今年东盟投资峰会亮点纷呈 八场活动宣传广西旅游 2019-07-18
  • 高考2018 十年寒窗为今朝 2019-07-15
  • 宝宝夏季感冒腹泻怎么办?育儿专家来支招! 2019-07-14
  • 打造“互联网+”,共享经济改变百姓生活 2019-07-14
  • 网约车陷阱多 谨防四类风险 2019-07-13
  •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“专属保护”装备 2019-07-09
  •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“栽”了 2019-07-06
  • [雷人]蠢货!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,关联的资源不一样,价值也不一样。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,咱的在北上广深,你的在边远山区,你干么? 2019-07-06
  • 百姓故事:脑瘫医生走村记 2019-06-29
  • 革命老区大悟县的“高铁之变” 2019-06-29
  • 乾隆时期罕见瓷瓶将拍卖 曾“雪藏”鞋盒几十年 2019-06-28
  • 宜春深燃公司首个分布式能源项目正式落地运行(组图) 2019-06-28
  •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-06-26
  • 新疆呼图壁荒山变绿洲 水鸟不断增多 2019-06-26
  • 天中图库 好运彩 · 雪山派

    当前位置:天中图库 好运彩>门派大全>雪山派

    天中图库 好运彩 www.jedhr.com 雪山派

    中文名
    雪山派
    类????别
    门派
    掌????门
    白自在
    地????区
    西域
    总????部
    凌霄城
    武????功
    雪山剑法
    出????处
    《侠客行》

    好运彩怎么下载:雪山派

    金庸武侠小说《侠客行》中的门派,称雄西域的武林大派,以「凌霄城」为总部。 掌门「威德先生」白自在,以「雪山剑法」为立派之本。

    1门派简介

    雪山派祖师生性爱梅,所以「雪山剑法」中夹杂了许多梅花、梅萼、梅枝、梅杆的形态,兼古朴飘逸而有之,有「老枝横斜」、「风沙莽莽」、「明驼西来」、「暗香疏影」、「梅雪争春」、「胡马越岭」、「明月羌笛」等招术。

    「雪山剑法」虽然招术繁复、以轻灵变幻为长,内力修为却无独到之秘。

    掌门人白自在长年固守「凌霄城」,闭门不出,妄自尊大,自以为是「古往今来剑法第一、拳脚第一、内功第一、暗器第一」,后来才知天外有天,自己的武功仍是差得太远。

    雪山派第二代弟子中佼佼者有「气寒西北」白万剑、「风火神龙」封万里等。(见金庸武侠小说《侠客行》)

    但白自在的妻子史婆婆因不满其妄自尊大,自创「金乌刀法」,专门克制「雪山剑法」。?

    2人物简介

    第五代掌门:白自在

    第五代掌门夫人:史婆婆

    第五代弟子:成自学、齐自勉、廖自砺、梁自进

    第六代弟子:「风火神龙」封万里、「气寒西北」白万剑、耿万钟、柯万钧、王万仞、花万紫,其余若干。

    以上内容来自百度百科

    书中描述

    【1】蓦地里马蹄声响,一人飞骑而至,大声叫道:“是雪山派的好朋友么?来到河南,恕安某未曾远迎?!鼻昕碳湟黄セ坡碇背宓缴砬?,马上骑着个虬髯矮胖子,也不勒马,突然跃下鞍来。那黄马斜刺里奔了出去,兜了个圈子,便远远站住,显是教熟了的。

    【2】他坐骑脚力远不及石氏夫妇的黑白双驹,又不敢过分逼近,是以直至石清、闵柔细搜过吴道通的尸身与烧饼铺后离去,这才赶到侯监集。他来到镇口,远远瞧见屋顶有人,三个人都是身穿白衣,背悬长剑,这般装束打扮,除了藏边的雪山派弟子外更无旁人,驰马稍近,更见三人全神贯注,如临大敌。他还道这三人要去偷袭石氏夫妇,念着石清适才卖的那个交情,便纵声叫了出来,要警告他夫妇留神。不料奔到近处,未见石氏夫妇影踪,雪山派七名弟子所包围的竟是个小乞儿。

    【3】原来他二人驰向汴梁,行出不久,便发现了雪山派弟子的踪迹,两人商量了几句,当即又策马赶回。石清望见八人刀?;游?,朗声叫道:“雪山派众位朋友,安寨主,大家是好朋友,有话好说,不可伤了和气?!?

    【4】雪山派那魁梧汉子长剑一竖,七人同时停剑,却仍团团围在安奉日的身周。

    【5】石清与闵柔驰到近处,蓦地见到那小丐左手拿着的铁片,同时“咦”的一声,只不知是否便是心目中那物,二人心中都是怦怦而跳。石清飞身下鞍,走上几步,说道:“小兄弟,你手里拿着的是甚么东西,给我瞧瞧成不成?”饶是他素来镇定,说这两句话时却语音微微发颤。他已打定主意,料想安奉日不会阻拦,只须那小丐一伸手,立时便抢入剑圈中夺将过来,谅那一众雪山派弟子也拦不住自己。

    【6】那魁梧的汉子姓耿,名万钟,是当今雪山派第二代弟子中的好手,说道:“石夫人,或许是贤伉俪先见到这个小兄弟,但这枚‘玄铁令’呢,却是我们兄弟先见到的了?!?

    【7】一听到“玄铁令”这三字,石清、闵柔、安奉日三人心中都是一凛:“果然便是‘玄铁令’!”雪山派其余六人也各露出异样神色。其实他七人谁都没细看过那小丐手中拿着的铁片,只是见石氏夫妇与金刀寨寨主都如此郑重其事,料想必是此物;而石、闵、安三人也是一般的想法:雪山派耿万钟等七人并非寻常人物,既看中了这块铁片,当然不会错的了。

    【8】“放下!”“干甚么?”“好大胆!”“混蛋!”齐声喝骂声中,九柄长剑一把金刀同时向那人影招呼过去。安奉日离那小丐最近,金刀挥出,便是一招“白虹贯日”,砍向那人脑袋。雪山派弟子习练有素,同时出手,七剑分刺那人七个不同方位,叫他避得了肩头,闪不开大腿,挡得了中盘来招,卸不去攻他上盘的剑势。石清与闵柔一时看不清来人是谁,不肯便使杀手取他性命,双剑各圈了半圆,剑光霍霍,将他罩在玄素双剑之下。

    【9】雪山派群弟子听了石清之言,均是暗暗嘀咕:“这青袍人便是玄铁令的主人谢烟客?他于一招之间便夺了我们手中长剑,若不是他,恐怕也没第二个了?!逼呷四闱魄莆?,我瞧瞧他,都是默不作声。

    【10】安奉日武功并不甚高,江湖上的阅历却远胜于雪山派七弟子,当即拱手说道:“适才多有冒犯,在下这里谨向谢前辈谢过,还盼恕过不知之罪?!?

    【11】那青袍人正是摩天崖的谢烟客。他又是哈哈一笑,道:“照我平日规矩,你们这般用兵刃向我身上招呼,我是非一报还一报不可,你用金刀砍我左肩,我当然也要用这把金刀砍你左肩才合道理?!彼档秸饫?,左手将那铁片在掌中一抛一抛,微微一笑,又道:“不过碰到今日老夫心情甚好,这一刀便寄下了。你刺我胸口,你刺我大腿环跳穴,你刺我左腰,你斩我小腿……”他口中说着,右手分指雪山派七弟子。

    【12】雪山派中一个矮个子大声道:“我们艺不如人,输了便输了,你又说这些风凉话作甚?你记甚么帐?爽爽快快刺我一剑便是,谁又耐烦把这笔帐挂在心头?!贝巳嗣型跬蜇?,其时他两手空空,说这几句话,摆明是要将性命交在对方手里了。他同门师兄弟齐声喝止,他却已一口气说了出来。

    【13】雪山派中一个青年女子突然叫道:“谢先生,且慢!”谢烟客回头问道:“干甚么?”那女子道:“尊驾手下留情,没伤我王师哥,雪山派同感大德。请问谢先生,你拿去的那块铁片,便是玄铁令吗?”谢烟客满脸傲色,说道:“是又怎样?不是又怎样?”那女子道:“倘若不是玄铁令,大伙再去找找。但若当真是玄铁令,这却是尊驾的不是了?!?

    【14】只见谢烟客脸上陡然青气一现,随即隐去,耿万钟喝道:“花师妹,不可多口?!敝谌怂匚判谎炭蜕圆腥毯蒙?,为人忽正忽邪,行事全凭一己好恶,不论黑道或是白道,丧生于他手下的好汉指不胜屈。今日他受十人围攻而居然不伤一人,那可说破天荒的大慈悲了。不料师妹花万紫性子刚硬,又复不知轻重,居然出言冲撞,不但雪山派的同门心下震骇,石氏夫妇也不禁为她捏了一把冷汗。

    【15】花万紫朗声道:“听说谢先生当年曾发下毒誓,不论从谁手中接过这块令牌,都须依彼所求,办一件事,即令对方是七世的冤家,也不能伸一指加害于他。这令牌是你从这小兄弟手中接过去的,你又怎知他不会出个难题给你?”谢烟客“呸”的一声,道:“这小叫化是甚么东西?我谢烟客去听这小化子的话,哈哈,那不是笑死人么?”花万紫朗声道:“众位朋友听了,谢先生说小化子原来不是人,算不得数?!彼档娜羰桥匀?,余人不免便笑出声来,至少雪山派同门必当附和,但此刻四周却静无声息,只怕一枚针落地也能听见。

    【16】安奉日见石清言词之中对雪山派弟子十分亲热,而这些雪山派弟子对自己却大剌剌地,正眼也不瞧上一眼,更不用说通名招呼了,自己站在一旁无人理睬,一来没趣,二来有气,心想:“哼,雪山派有甚么了不起?要如石庄主这般仁义待人,那才真的让人佩服?!毕蚴?、闵柔抱拳道:“石庄主、石夫人,安某告辞了?!笔骞笆值溃骸鞍舱髂?。犬子石中玉在雪山派封师兄门下学艺,在下询及犬子,竟对安寨主失了礼数?!卑卜钊招牡溃骸罢獾构帜悴坏??!彼档溃骸昂盟?,好说!”率领盗伙,转身而去。

    【17】石清将儿子送到雪山派大弟子“风火神龙”封万里门下学艺,固然另有深意,却也因此子太过顽劣,闵柔又诸多回护,自己实在难以管教之故,眼看耿万钟等的模样,只怕儿子这乱子还闹得当真不小,赔笑道:“白老爷子、白老太太安好,风火神龙封师兄安好?!?

    【18】雪山派七弟子急忙还礼。王万仞大声道:“石大嫂,你生的这小……小……家伙实在太不成话,只要有半分像你们大哥大嫂两位,那……那还有甚么话说?这也不算是得罪了我,再说,得罪了我王万仞有甚么打紧?冲着两位金面,我最多抓住小子拳打足踢一顿,也就罢了。但他得罪了我师父、师娘,我那白师哥又是这等烈性子。石庄主,不是我吃里扒外,想来总得通知你一声,我白师哥要来烧你的玄素庄,你……你两位可得避避。你这杯酒,我说甚么不能喝,要是给白师哥知道了,他不跟我翻脸绝交才怪?!?

    【19】他唠唠叨叨的一大堆,始终没说到石中玉到底干了甚么错事。石清、闵柔二人却越听越惊,心想我们跟雪山派数代交好,怎地白万剑居然恼到要来烧玄素庄?不住口的道:“这孽障大胆胡闹,该死!怎么连老太爷、老太太也敢得罪了?”

    【20】石清心下暗暗生气,寻思:“我命玉儿投入你们门下学武,只因敬重白老爷子和封师兄的为人,看重雪山派的武功。就算玉儿年纪幼小,生性顽劣,犯了你们甚么门规,冲着我夫妇的脸面,也不能要杀便杀。就算你雪山派武功高强,人多势众,难道江湖上真没道理讲了么?”他仍是不动声色,淡淡的道:“贵派门规素严,这个在下是早知道的。我送犬子到凌霄城学艺,原是想要他多学一些好规矩?!?

    【21】耿万钟脸色微微一沉,道:“石庄主言重了。石中玉这小子如此荒唐无耻,穷凶极恶,却不是我们雪山派教的?!笔宓牡溃骸傲滤⌒∧昙?,这‘荒唐无耻,穷凶极恶’八字考语,却从何说起?”

    【22】一个二十七八岁的雪山派弟子名叫柯万钧的说道:“最冤枉的可算是大师哥啦,无端端的给师父砍去了一条右臂?!彼凳逼咧?。石清惊道:“风火神龙?”柯万钧道:“可不是么?

    【23】王万仞道:“石庄主,我雪山派还有两条人命,只怕也得记在你玄素庄的帐上?!?

    【24】王万仞道:“雪山派遭此变故,师父便派了一十八名弟子下山,一路由白师哥率领,是到江南去烧你庄子的,还说……

    【25】柯万钧道:“我们听到说话声音,都呆了一呆。王师哥便喝道:‘是谁活得不耐烦了,却来偷听我们说话?’王师哥一喝问,那边便没声响了??墒枪涣艘换?,听得那老贼说道:‘阿珰,这些人都是雪山派的,他们那个师父白老头儿,是你爷爷生平最讨厌的家伙。一个小娃娃居然将雪山派的老……

    【26】石清默然,心中却想:“听说这位姓丁的前辈行事在邪正之间,虽然残忍好杀,却也不听说有甚么重大过恶,所杀之人往往罪有应得?!敝皇钦饩浠安幻獾米镅┥脚?,是以忍住了不说出口。

    【27】耿万钟素知这对黑白双剑是武林中罕见的神兵利器,他夫妇爱如性命,这时候居然解剑缴纳,可说已给雪山派极大的面子,他们为了这对宝剑,那是非上凌霄城来取回不可,便想说几句谦逊的言语,这才伸手接过。

    【28】石清微笑道:“小儿得罪贵派已深,在下除了赔罪致歉之外,更无话说??率π质茄┥脚傻暮笃鹬?,武功高强,在下虽未识荆,却也是素所仰慕的?!彼秩酝凶潘?,等耿万钟伸手接过。

    【29】闵柔泪水涔涔而下,泣道:“师哥,你……你……”石清牵了她的手,扶她到白马之旁,再扶她上马。雪山派弟子见到她这等娇怯怯的模样,真难相信她便是威震江湖的“冰霜神?!?。

    【30】七人正要快步走开,一名官差忽然大声嚷了起来:“别走了杀人强盗,杀人强盗要逃走哪!”耿万钟不加理会,挥手催各人快走。忽听得那官差叫道:“杀人凶手名叫白自在,是雪山派的老不死掌门人。无威无德白自在,你谋财害命,好不危险哪!”

    【31】雪山派七弟子一听,无不又惊又怒。他们师父白自在外号“威德先生”。这官差直呼其名已是大大不敬,竟胆敢称之为“无威无德”。王万仞刷的一声,拔出了长剑,叫道:“狗官无礼,割去了他的舌头再说?!惫⑼蛑拥溃骸巴跏Φ芮衣?,官府中人怎能知道师父的外号名讳?定然有人指使?!钡奔醋萆硐蚯?,抱拳一拱,问道:“是哪一位官长驾临?”

    【32】柯万钧等众人大呼追去。轿中暗器嗤嗤嗤的不绝射出,有的打中脸面,有的打中腰间,竟是谁也没能避过。这些暗器都没打中要害,但中在身上却疼痛异常,各人看那暗器时,都惊得呆了,原来只是一粒?;仆圩?,显是刚从衣服摘下来的。雪山派群弟子料得轿中那人必是石清,说不定他夫妇二人都坐在轿中,倘若赶上去动武,还不是闹个灰头土脸?

    【33】耿万钟道:“此事宣扬出去,于咱们雪山派的声名没甚么好处。大家把口收着些儿,回山去禀明师父再说?!毕氲酱诵胁欢吓霰?,平素在大雪山凌霄城中自高自大,只觉雪山派武功天下无敌,岂知一到用上,竟然处处缚手缚脚,不由得一声长叹,心下黯然。

    【34】一名官差忙道:“不敢,不敢。万万不敢?!毙谎炭偷溃骸拔医心闳ジ饭偎档幕?,你都记得么?”那官差道:“小人记得,小人说,我们大伙儿亲眼目睹,侯监集上那个卖烧饼的老儿,杂货铺中的伙计,都是被一个叫白自在的老儿所杀。他是雪山派的掌门人,外号威德先生,其实无威无德。凶器是一把刀,刀上有血,人证物证俱在,谅那老儿也抵赖不了?!蹦枪俨钕惹氨恍谎炭痛虻门铝?,为了讨好他,添上甚么人证物证,至于弄一把刀来做证据,原是官府中胥吏的拿手好戏。

    【35】原来他带走那小丐后,总是疑心石清夫妇和雪山派弟子有甚么对己不利的图谋,奔出数里,将小丐点倒后丢在草丛之中,又悄悄回来偷听,他武功比之石清等人高出甚多,伏在树后,竟连石清、闵柔这等大行家也没察觉,耿万钟他们更加不用说了。他听明原委,却与己全然无干,见石清将双剑交给了耿万钟,便决意去夺将过来?;氐讲荽岳鹦∝?,解开了他穴道,恰好在道上遇到前来侯监集查案的知县,当即掀出知县,威逼官差、轿夫,抬了他和小丐去夺到双剑。耿万钟等没见到他的面目,自然认定是石清夫妇使的手脚了。

    【36】朗声道:“属下不知何事得罪了帮主,既是命该如此,那也不必多说了。属下今日是来向帮主禀告:昨晚有两人擅闯总坛狮威堂,一个是四十来岁的中年汉子,另一个是二十七八岁的女子。两人都使长剑,武功似是凌霄城雪山派一路。属下率同部属出手擒拿,但两人剑法高明,给他们杀了三名兄弟。

    【37】石破天“啊”的一声轻呼,说道:“姑娘是雪山派的寒梅女侠花万紫?!?

    【38】那日侯监集上,花万紫一再以言语相激谢烟客。当时各人的言语石破天一概不懂,也不知“雪山派”、“寒梅女侠”等等是甚么意思,只是他记性甚好,听人说过的话自然而然的便不会忘记。此刻相距侯监集之会已有七八年?;ㄍ蜃厦婷膊⑽薅啻蟊浠?,石破天一见便即识得。

    【39】石破天喜道:“好啊,花姑娘,我房里有燕窝吃,味道好得很,你去吃一碗罢?!被ㄍ蜃喜溃骸安蝗?!不去吃!”石破天道:“味道好得很呢,去吃一碗罢!”花万紫怒道:“你要杀便杀,姑娘是堂堂雪山派的传人,决不向你求饶。你这恶徒无耻已极,竟敢有非份之想,我宁可一头撞死在这石屋之中,也决不……决不到你房中?!?

    【40】花万紫听他这么说,心下将信将疑,兀自不信他真的不再留难自己,心想:“且不理他有何诡计,只有走一步,算一步了?!毕蛩莺莸闪艘谎?,心中又道:“果然是你!你这小子对雪山派胆敢如此无礼?!弊肀阈?,腿上伤了,走起来一跛一拐,但想跟这恶贼远离一步,便多一分安全,当下强忍腿伤疼痛,走得甚快。

    【41】贝海石走后,石破天便向侍剑问起种种情由,才知当地名叫镇江,地当南北要冲,是长乐帮总舵的所在。他石破天是长乐帮的帮主,下分内三堂、外五堂,统率各路帮众。帮中高手如云,近年来好生兴旺,如贝海石这等大本领的人物都投身帮中,可见得长乐帮的声势实力当真非同小可。至于长乐帮在江湖上到底干些甚么事,跟雪山派有甚么仇嫌,侍剑只是个妙龄丫鬟,却也说不上来。

    【42】他抱着膝头,呆呆出神,心想:“老子当年杀人太多,后来改过自新,定下了规矩,一日之中杀人不得超过三名。这样一来便有了节制,就算日日都杀三名,一年也不过一千,何况往往数日不杀,杀起来或许也只一人二人。好比那日杀雪山派弟子孙万年、褚万春,就只两个而已。这‘一日不过三’的外号自然大有道理,只可惜江湖上的家伙都不明白其中的妙处。这少年对我不摆架子,不拍马屁,已然十分难得,那也罢了,而他听到了老子的名号之后,居然十分欢喜。老子年逾六十,甚么人见没见过?是真是假,一眼便知,这小子说我名号好听,可半点不假?!背烈靼肷?,说道:“爷爷有三件宝贝,一是‘玄冰碧火酒’,已经给你喝了,那是要还的,不算给你。第二宝是爷爷的一身武功。娃娃学了自然大有好处。第三宝呢,就是我这个孙女儿阿珰了。这两件宝物可只能给一件。你是要学我武功呢,还是要我的阿珰?”

    【43】贝海石没料到石破天竟会如此回答,一言既出,势难挽回,心下老大不快,说道:“帮主,总舵有雪山派的客人来访?!?

    【44】石破天还没答话,丁不三已插口道:“雪山派没甚么了不起?!?

    【45】石破天道:“雪山派?是花万紫花姑娘他们这批人么?”

    【46】武林中门派千百,石破天所知者只一个雪山派,雪山派中门人千百,他所熟识的又只花万紫一人,因此冲口而出便提她的名字。

    【47】随贝海石而来的八名长乐帮好手不约而同的脸上现出微笑,均想:“咱们帮主当真风流好色。今晚在这里娶新媳妇,却还是念念不忘的记着雪山派中的美貌姑娘?!?

    【48】领头的是‘气寒西北’白万剑。此外还有八九个他的师弟,看来都是雪山派中的好手?!?

    【49】贝海石听他称赞自己的“五行六合掌”,心下不禁得意:“这老魔头向来十分自负,居然还将我的五行六合掌放在心上?!蔽⑽⒁恍?,说道:“在下这点儿微末武功,何足挂齿?我们长乐帮虽是小小帮会,却也不惧武林中哪一门、哪一派的欺压。只是我们和雪山派素无纠葛,‘气寒西北’却声势汹汹的找上门来,要立时会见帮主,请他等到明天,却也万万等不得,这中间多半有甚么误会,因此我们要向帮主讨个主意?!?

    【50】石破天道:“昨天花姑娘闯进总舵来,给陈香主擒住了,今天早晨已放了她出去。他们雪山派为这件事生气了?”贝海石道:“这件事或者也有点干系,但属下已问过了陈香主,他说帮主始终待花姑娘客客气气,连头发也没碰到她一根,也没追究她擅闯总舵之罪,临别之时还要请她吃燕窝,送银子,实在是给足雪山派面子了。但瞧‘气寒西北’的神色,只怕中间另有别情?!薄笔铺斓溃骸澳阋以趺囱??”贝海石道:“全凭帮主号令。帮主说‘文对’,我们回去好言相对,给他们个软钉子碰碰;若说‘武对’,就打他们个来得去不得,谁教他们肆无忌惮的到长乐帮来撒野?要不然,帮主亲自去瞧瞧,随机应变,那就更好?!?

    【51】丁不三搔了搔头皮,道:“这个不大妙。雪山派的小子们来搅局,我去打发好了,反正我杀过他们两个弟子,和白老儿早结了怨,再杀几个,这笔帐还是一样算?!?

    【52】丁不三杀了孙万年、褚万青二人之事,雪山派引为奇耻大辱,秘而不宣;石清、闵柔夫妇得知后也从未对人说起,因此江湖上全无知闻。贝海石一听之下,心想:“雪山派势力甚盛,不但本门师徒武功高强,且与中原各门派素有交情,我们犯不着无缘无故的树此强敌。长乐帮自己的大麻烦事转眼就到,实不宜另生枝节?!钡奔此档溃骸鞍镏饕鬃匀セ峄嵫┥脚扇宋?,那是再好也没有了。丁三爷,敝帮的小事,不敢劳动你老人家的大驾,我们了结此事之后。再来拜访如何?”

    【53】丁珰在房内听着各人说话,猜想雪山派所以大兴问罪之师,定是自己这个风流夫婿见花万紫生得美貌。轻薄于她,十之八九还对她横施强暴,至于陈香主说甚么“连头发也没有碰到她一根”,多半是在为帮主掩饰,否则送银子也还罢了,怎地要请人家姑娘吃燕窝补身?又想今宵洞房花烛,他居然要赶去跟花万紫相会,将自己弃之不顾,这口气如何咽得下去?又听爷爷和贝海石斗口,渐渐说僵,当即纵身跃入院子,说道:“爷爷,石郎帮中有事,要回总舵,咱们可不能以儿女之私,误他正事。这样罢,咱祖孙二人便跟随石郎而去,瞧瞧雪山派中到底有甚么了不起的人物?!?

    【54】贝海石在船上低声对石破天道:“帮主,你劝劝丁三爷,千万不可出手杀伤雪山派的来人,多结冤家,殊是无谓?!笔铺斓阃返溃骸笆前?,好端端地怎可随便杀人,那不是成了坏人么?”

    【55】丁不三道:“我也去装扮装扮,我扮作贵帮的一个小头目可好?”贝海石本不愿让雪山派中人知道丁不三与本帮混在一起,听他说愿意化装,正合心意,却不动声色,说道:“丁三爷爱怎样着,可请自便?!?

    【56】贝海石抢到门边,扶着石破天的手臂,低声道:“帮主,咱们先坐定了,才请雪山派的朋友们进来?!笔铺熳允且磺卸继伤陌诓?,在贝海石扶持下走到虎皮交椅前。贝海石低声道:“请坐!”

    【57】贝海石道:“众家兄弟,帮主这些日子中病得甚是沉重,幸得吉人天相,已大好了,只是精神尚未全然复元。本来帮主还应安安静静的休养多日,方能亲理帮务,不料雪山派的朋友们却非见帮主不可,倒似乎帮主已然一病不起了似的。嘿嘿,帮主内功深湛,小小病魔岂能奈何得了他?帮主,咱们便请雪山派的朋友们进来如何?”

    【58】过不多时,听得厅堂外脚步声响,四名帮众打开大门。米横野侧身在旁。朗声道:“启禀帮主,雪山派众位朋友到来!”

    【59】雪山派九人走进厅来,都穿着白色长衫,当先一人身材甚高,四十二三岁年纪,一脸英悍之色,走到离石破天丈许之地,突然站住,双目向他射来,眼中精光大盛,似乎要直看到他心中一般。石破天向他傻傻一笑,算是招呼。

    【60】此言一出,雪山派九人登时尽皆变色?;ㄍ蜃细寝限?,哼的一声,转过了头去。

    【61】白万剑是雪山派掌门人威德先生白自在的长子,他们师兄弟均以“万”字排行,他名字居然叫到白万剑,足见剑法固然高出侪辈,而白自在对儿子的武功也确是着实得意,才以此命名。他与“风火神龙”封万里合称“雪山双杰”,在武林中当真是好大的威名,这次若不是他亲来,贝海石也决不会夤夜赶到丁不三家中去将石破天请来。白万剑在外边客厅中候石破天延见,足足等了两个时辰,心头已是老大一股怒火,一碗茶冲了喝,喝了冲,已喝得与白水无异,早没半点茶味,好容易进得虎猛堂来,那帮主还是大模大样的居中坐在椅上,贝海石报了自己的名字向他引见,他连“久仰大名”之类的客气话半句不说,一开口便向花师妹招呼,如何不令白万剑气破了胸膛?

    【62】石破天又问:“花姑娘,你大腿上的剑伤好些了吗?还痛不痛?”这一问之下,花万紫登时满脸通红,其余八名雪山派弟子一齐按住剑柄。

    【63】贝海石陪了石破天回归原位,仆役奉上茶来。贝海石拱手道:“敝帮上下久仰雪山派威德先生、雪山双杰、以及众位朋友的威名,只是敝帮僻处江南,无由亲近。今日承白师傅和众家朋友托顾,敝帮上下有缘会见西北雪山英雄,实是三生之幸?!?

    【64】贝海石诈作不知,谦道:“岂敢,岂敢!不知各位到镇江已有几日了?金山焦山去玩过了吗?改日让敝帮帮主作个小东,陪各位列市上酒家小酌一番,再瞧瞧我们镇江小地方的风景?!彼婵诜笱?,总是不问雪山派群弟子的来意。

    【65】此言一出,长乐帮帮众无不耸然动容。众人皆知西域“凌霄城”乃雪山派师徒聚居之所,白万剑如此说,难道帮主曾在雪山派门下学过武功?这伙人如此声势汹汹的来到,莫非与他们门户之事有关?

    【66】在白万剑等人听来,这几句话更是大大的侮辱,显是将雪山派丝毫没放在眼里,把“凌霄城”三字轻轻的一笔勾销。

    【67】王万仞忍不住大声道:“石帮主这般说,未免太过目中无人。在石帮主眼中,雪山派门下弟子是个个一钱不值了?!?

    【68】石破天见他满脸怒容,料来定是自己说错了话,忙道:“不是,不是的。我怎会说雪山派个个一钱不值。好像……好像……好像……”他在摩天崖居住之时,一年有数次随着谢烟客到小市镇上买米买盐,知道越是值钱的东西越好。这时只想说几句讨好雪山派的话,以平息王万仞的怒气,但连说了三个“好像”,却举不出适当的例子。这几人中,耿万钟、柯万钧、王万仞等几个他在侯监集上曾经见过,但不知他们的名字,只有花万紫一人比较熟悉,窘迫之下,便道:“好像花万紫姑娘,就值钱得很,值得很多很多银子……”

    【69】呼的一声,雪山派九人一齐起立,跟着眼前青光乱闪,八柄长剑出鞘,除了白万剑一人之外,其余八人各挺长剑,站成一个半圆,围在石破天身前。王万仞戟指骂道:“姓石的,你口出污言秽语,当真是欺人太甚。我们雪山弟子虽然身在龙潭虎穴之中,也不能轻易咽下这口气!”

    【70】长乐帮群豪轰然大笑,均想帮主既这么说,那是打定主意跟雪山派大战一场了。有人便道:“贵了我买不起,倘若便宜,嘿嘿,咱们倒可凑乎凑乎……”

    【71】石破天点点头,说道:“我认得你,你是雪山派的‘气寒西北’白万剑白师傅?!卑淄蚪5溃骸昂芎?,你自己做过的事,认也不认?”石破天道:“我做过的事,当然认啊?!卑淄蚪5溃骸班?,那么我来问你,你在凌霄城之时,叫甚么名字?”

    【72】雪山派九人进入虎猛堂后,长乐帮帮众便将大门在外用木柱撑住了,以便一言不合,动起手来,便是个瓮中捉鳖之势。这虎猛堂的大门乃坚固之极的梨木所制,镶以铁片,嵌以铜钉。王万仞背脊猛力撞在门上,跟着噗噗两响,两截断剑插入了自己肩头。

    【73】这么一来,雪山派群弟子固然又惊又怒,长乐帮群豪也是欣悦之中带着极大的诧异。群豪曾见帮主施展过武功,也不怎么了得,所以拥他为主,只为了他锐身赴难,甘愿牺牲一己而救全帮上下性命,再加贝海石全力扶持,众人畏惧石帮主,其实大半还是由于怕了贝海石之故,万料不到石帮主内力竟如此强劲。只贝海石暗暗点头,心中忧喜参半。

    【74】白万剑冷笑道:“石帮主,咱们武林中人,讲究辈份大小。犯上作乱,人人得而诛之。常言道得好:一日为师,终身为父。你既曾在我雪山派门下学艺,我这个王师弟好歹也是你的师叔,你向他下此毒手,到底是何道理?天下抬不过一个‘理’字,你武功再强,难道能将普天下尊卑之分、师门之义,一手便都抹煞了么?”

    【75】石破天茫然道:“你说甚么,我一句也不懂。我几时在你雪山派门下学过武艺了?”

    【76】这几句询问在旁人听来,无不认为他是有意讥刺,长乐帮中群豪倒有半数哈哈大笑。有的说道:“此人伤势说重不重,说轻恐怕也不轻?!庇械牡溃骸把┥脚傻母呤稚菩谛?,半夜三更前来生事,我道真有甚么惊人艺业,嘿嘿、果然惊人之至,名不虚传?!?

    【77】白万剑只作充耳不闻,朗声说道:“石帮主,我们今日造访,为的是你一人的私事,和别的朋友均无干系。雪山派弟子不愿跟人作无聊的口舌之争。石中玉,我只问你一句话,你到底认是不认?”石破天奇道:“石中玉?谁是石中玉,你要我认甚么?”

    【78】白万剑听他始终不认,显是要逼着自己当众吐露爱女受辱、跳崖自尽的惨事,只气得目眦欲裂,刷的一声,拔剑出鞘,手腕一抖,秃的一响,长剑又还入了剑鞘,指着柱上的三个剑痕,朗声说道:“列位朋友,我雪山派剑法低微,不值方家一笑。但本派自创派祖师传下来的剑法,若是侥幸刺伤对手,往往留下雪花六出之形。本派的派名,便是由此而来?!?

    【79】众人齐向柱子上望去,只见朱漆的柱上共有六点剑痕,布成六角,每一点都是雪花六出之形,甚是整齐。适才见他拔?;菇?,只一瞬间之事,哪知他便在这一刹那中已在柱上连刺六剑,每一剑都凭手腕颤动,幻成雪花六出,手法之快实是无与伦比。众人当王万仞被石破天内劲摔出后,对雪山派已没怎么放在眼里,但白万剑这一手剑法精妙,武林中罕见罕闻。有的不由得肃然起敬,有的更大声叫起好来。

    【80】雪山派九人一十八只眼睛冷冷的凝望着他。

    【81】白万剑森然道:“石中玉听了:白万剑奉本派掌门人威德先生令谕,今日清理门户。这是雪山派本门之事,与旁人无涉。若在长乐帮总舵动手不便,咱们到外边了断如何?”

    【82】丁不三暗暗点头:“贝大夫五行六合掌武林中得享大名,果然有他的真实本领?!钡崞亩挝髯?,这边弹一指,那边发一掌。雪山派全弟子纷纷倒地。每人最多和他拆上三四招,便给击倒。

    【83】只听得砰砰、拍拍,响声不绝,屋顶破洞中瓦片泥块纷纷下坠。横卧在地的雪山派八弟子中,忽有一个瘦小人形急纵而起,快如狸猫,捷似猿猴,从屋顶破洞中钻了出去。

    【84】陈冲之反手一刀,嗤的一声,削下了他一片鞋底,便只一寸之差,没砍下他的脚板来。群豪都是一楞,没想到雪山派中除白万剑外,居然还有这样一个高手,他被贝海石击倒后,竟尚能脱身逃走。米横野深恐其余七人又再脱逃,一一补上数指。

    【85】白万剑听着此人脚步声,知是师弟汪万翼,心头一喜。汪万翼的轻功在雪山派中向称第一,奔行如飞,他此举显是意在引开追兵,好让自己乘机脱险。果然长乐帮群豪蜂涌追去。

    【86】白万剑刚踏上岸,庙中十余人已欢呼奔至,原来是雪山派第二批来接应的弟子。众人见他腋下挟着一个锦衣青年,齐问:“白师哥,这个是……”

    【87】众人说着走进小庙。两名雪山弟子将石破天挟持着随后跟进。那是一座破败的土地庙,既无和尚,亦无庙祝。雪山派群弟子图这个庙地处荒僻,无人打扰,作为落脚联络之处。

    【88】呼延万善和闻万夫打起精神,各提长剑,相向而立。闻万夫站在下首,叫道:“呼延师哥请!”呼延万善倒转剑柄,向白万剑一拱手,道:“请白师哥点拨?!卑淄蚪5懔说阃?。呼延万善剑尖倏地翻上,斜刺闻万夫左肩,正是雪山派剑法中的一招“老枝横斜”。

    【89】凌霄城内外遍植梅花,当年创制这套剑法的雪山派祖师又生性爱梅,是以剑法中夹杂了不少梅花、梅萼、梅枝、梅干的形态,古朴飘逸,兼而有之。梅树枝干以枯残丑拙为贵,梅花梅萼以繁密浓聚为尚,因而呼延万善和闻万夫两人长剑一交上手,有时招式古朴,有时剑点密集,剑法一转,便见雪花飞舞之姿,朔风呼号之势,出招迅捷,宛若梅树在风中摇曳不定,而塞外大漠飞沙、驼马奔驰的意态,在两人的身形中亦偶尔一现。

    【90】凌霄城城主、雪山派掌门人威德先生白自在少年时得遇机缘,服食灵药,内力陡然间大进,抵得常人五六十年修练之功。他雪山派的内功法门本来平平无奇,白自在的内力却在少林、武当的高手之上。然而这种灵丹妙药,终究是可遇不可求之物,他自己内力虽强,门下诸弟子却在这一关上大大欠缺了。威德先生要强好胜,从来不向弟子们说起本门的短处。雪山派在凌霄城中闭门为王,众弟子也就以为本派内外功都是当世无敌。直至此番来到中原,连续失利,白万剑坦然直告,众人这才恍然大悟。

    【91】各人每次拆招,所使剑法都是大同小异。石破天人本聪明,再听白万剑不断点拨,当第七对弟子拆招时,那一路七十二招雪山剑法,石破天已大致明白,虽然招法的名称雅致,他既不明其意,便无法记得,而剑法中的精妙变化也未领悟,但对方剑招之来,如何拆架,如何反击,他心中所想象的已颇合雪山派剑法要旨。

    【92】石清道:“雪山派群贤向来对小儿十分爱护,只恨这孩子不学好,胡作非为,有负白老前辈和封师兄、白师兄一番厚望。愚夫妇既是感激,又复惭愧。白老前辈身子安好?白老夫人身子安好?”说到这里,和闵柔一齐躬身为礼,乃是向他父母请安之意。

    【93】石清道:“很好!小儿拜在雪山派门下,若是犯了贵派门规,原当任由贵派师长处治,或打或杀,做父母的也不得过问,这原是武林中的规矩。愚夫妇那日在侯监集上,将黑白双剑交在贵派手中,言明押解小儿到凌霄城来换取双剑,此事可是有的?”

    【94】岂能与白师兄万金之躯相提并论?只是咱们在江湖上行走,万事抬不过一个‘理’字。雪山派剑法虽强,人手虽众,却也不能仗势欺人,既要了剑,却又要人!白师兄,这孩子今日愚夫妇要带走了?!彼档秸飧觥傲恕弊?,左肩微微一动,那是招呼妻子拔剑齐上的讯号。

    【95】雪山派群弟子对白师哥的剑法向来慑服,心想他虽然以一敌二,仍是必操胜算,各人抱剑在手,都贴墙而立,凝神观斗。初时但见石清、闵柔夫妇分进合击,一招一式,都是妙到巅毫,拆到六七十招后两人出招越来越快,已看不清剑招。白万剑使的仍是七十二路雪山剑法,众弟子练惯之下,看来已觉平平无奇,但以之对抗石清夫妇精妙的剑招,时守时攻,本来毫不出奇的一招剑法,在他手下却生出了极大威力。

    【96】石破天适才见到雪山派十八名弟子试剑,这时见三人又拔剑动手,既无一言半语叱责喝骂,神色间又十分平静,只道三人还是和先前一般的研讨武艺,七十二路雪山派剑法他早已看得熟了,这时在白万剑手中使出来轻灵自然,矫捷狠辣,每一招都看得他心旷神怡。

    【97】雪山派中的几名弟子看出情势不对,一人大声叫道:“两个打一个,太不成话了。石庄主,你有种便和白师哥单打独斗,若是群殴,我们也要一拥而上了?!?

    【98】石清一笑,说道:“风火神龙封师兄在这儿么?封师兄若在,原可和白师兄联手,咱们四个人比剑玩玩?!毖韵轮馐置靼?,雪山派群弟子中除了封万里,余人未必能与白万剑联手出剑。眼前敌手只白万剑一人,自己夫妇占了很大便宜,但独生爱子若被他携上凌霄城去,哪里还能活命?何况这庙中雪山派几近二十人,也可说自己夫妻两人斗他十余人,至于除白万剑一人之外其余都是庸手,又谁叫他雪山派中不多调教几个好手出来?

    【99】石清暗暗吃惊:“‘气寒西北’名下无虚,果是当世一等一的剑士!”提起精神,将生平所学尽数施展出来,心想:“要教你知道我上清观剑法,原不在你雪山派之下。我命儿子拜在你派门下,乃是另有深意。你别妄自尊大,以为我石清便不如你白万剑了?!?

    【100】二人这一拚斗,当真是棋逢敌手。白万剑出招迅猛,剑招纵横。石清却是端凝如山,法度严谨。白万剑连变了十余次剑招,始终占不到丝毫上风,心下也是暗暗惊异:“此人剑法之高,更在他所享声名之上,然则他何以命他儿子拜在本派门下?”又想:“适才我比剑落败,还可说双拳难敌四手,现下单打独斗,若再输得一招半式,雪山派当真是声名扫地了。

    【101】原来当白万剑全神贯注的与石清斗剑之时,闵柔已将雪山派十八名弟子一一刺伤倒地。每人身上所受剑伤都极轻微,但闵柔的内力从剑尖上传了过去,直透穴道,竟使众人中剑后再也动弹不得。这是闵柔剑法中的一绝。她宅心仁善,不愿杀伤敌人,是以别出心裁,将上清观的打穴法融化在剑术之中。雪山派十八名弟子虽说是中剑,实则是受了她内力的点穴,只不过她内力未臻上乘境界,否则剑尖碰到对方穴道,便可制敌而不使其皮肉受伤。

    【102】闵柔手中长剑一递给丈夫,足尖轻拨,从地下挑起一柄雪山派弟子脱落的长剑,握在手中,站在丈夫左侧之后三步,随时便能抢上夹击。

    【103】石清道:“不错,日后遇到风火神龙……”一句话没说完,想起封万里为了儿子石中玉之故,臂膀为他师父所斩,日后纵然遇到,也不能比剑了,登时住口,不再继续往下说,脸上不禁深有惭色,丝毫不以夫妇联手打败雪山派十九弟子为喜。

    【104】石破天见白万剑脸色铁青,显是心中痛苦之极,而石清、闵柔均有同情和惋惜之色,心想:“雪山派这十八个师弟都是笨蛋,没一个能帮他和石庄主夫妇两个斗两个,好好的比一场剑,当真十分扫兴?!毕肫鸢淄蚪J什拍幼约菏贝笥邪е?,寻思:“白师傅对我甚好,那位石夫人给过我银子,待我也不错。他们要比剑,却少一个对手,有一位封师哥甚么的,偏偏不在这里,大家都不开心。我虽然不会甚么剑法,但刚才看也看熟了,帮他们凑凑热闹也好?!钡奔凑酒鹕砝?,学着白万剑适才的模样,足尖在地下一柄长剑的剑柄上一点,内力到处,那剑呼的一声,跃将起来。他毛手毛脚的抢着抓住剑柄,笑道:“你们少了一个人,比不成剑,我来和白师傅联手,凑个兴儿。不过我是不会的,请你们指点?!?

    【105】白万剑大声道:“你为甚么要和我联剑?要试试你在雪山派所学的剑法?”

    【106】石清身为严父,想到武林中的种种规矩,这不肖子大坏玄素庄门风,令他夫妇在江湖上羞于见人,这几年来,他夫妇只是暗中探访他的踪迹,从不和武林同道相见。他此刻见到父母,居然不上前拜见,反要比试武艺,单此一事,足见雪山派说他种种轻佻不端的行径当非虚假,不由得暗暗切齿,只是他向来极沉得住气,又碍于在白万剑之前,一时不便发作。

    【107】闵柔却是慈母心肠,欢喜之意,远过恼恨。她本来生有两子,次子为仇家所害惨死,伤心之余,将疼爱两子之心都移注在这长子石中玉身上。她常对丈夫为儿子辩解,说雪山派一面之辞未必可信,定是儿子在凌霄城中受人欺凌,给逼得无可容身,多半还是白自在的孙女恃宠而骄,欺压得他狠了,因而愤而反抗。否则他小小年纪,怎会做出这种贪淫犯上的事来?何况白家的女孩儿当时只十二三岁,中玉也不会对这样的小姑娘胡作非为。数年中风霜江湖,一直没得到儿子的讯息,她时时暗中饮泣,总担心儿子已葬身于西域大雪山中,又或是膏于虎狼之吻,此刻乍见爱子,他便是有天大的过犯,在慈母心中早就一切都原谅了。但见他提剑而出,步履轻健,身形端稳,不由得心花怒放,恨不得将他搂在怀里,好好的疼他一番。她知这个儿子从小便狡狯过人,既说要和白万剑联手比剑,定是另有深意,她深恐丈夫恼怒之下,出声叱责,又想看看儿子这些年来武功进境到底如何,当即说道:“好啊,咱们四个便二对二的研讨一下武功,反正是点到为止,也没甚么相干?!庇镆羧岷?,充满了爱怜之意,只是心下激动,话声却也颤了。

    【108】石清向妻子斜视了一眼,点了点头。闵柔性子和顺,甚么事都由丈夫作主,自来不出甚么主意,但她偶尔说甚么话,石清倒也总不违拗。他猜想妻子的心意,一来是急于要瞧儿子的武功,二来是要白万剑输得心服,谅来石中玉小小年纪,就算聪明,剑法也高不过那些被闵柔点倒的雪山派众师叔,何况他决计不会真的帮着白万剑出力与父母相抗。

    【109】白万剑却另有一番主意:“你以雪山派剑法和我联手抗敌,便承认是雪山派弟子。不论这场比剑结果如何,只须我不为你一家三人所杀,待得取出雪山派掌门人令符,你便非得跟我回山不可。石清夫妇若再阻挠,那更是坏了武林中的规矩?!钡毕鲁そR痪?,说道:“是二对二也好,是三对一也好,白某人反正是玄素双剑的手下败将,再来舍命陪君子便是?!彼讯ㄏ滤乐?,倘若他石家三人向自己围攻逼迫,那便说甚么也要杀了石中玉,只须不求自保,舍命杀他谅来也办得到。

    【110】他这句话出于真心,但言者无意,听者有心,语入白万剑耳中,直是一万个不受用,心道:“你向父亲说你剑法比他差得甚远,岂非明明在贬低雪山派剑法?又说学得全然不对,便是说我们雪山派藏私,没好好教你。只一句话,便狠狠损了雪山派两下。白万剑但教一口气在,岂能受你这小子奚落折辱?”

    【111】石清也是眉头微蹙,心想:“师妹老是说玉儿在雪山派中必受师叔、师兄辈欺凌,我想白老前辈为人正直,封万里肝胆侠义,既收我儿为徒,决不能亏待了他。但瞧他使这两招剑法,姿式已然不对,中间更是破绽百出,如何可以临敌?似乎他在凌霄城中果然没学到甚么真实武功。他先一剑内力强劲之极,但这份内力与雪山派定然绝无干系,便威德先生自己也未必有此造诣,必是他另有奇遇所致。到底如何,须得追究个水落石出,日后也好分辨是非曲直?!钡毕滤档溃骸袄蠢蠢?,大家不用有甚么顾忌,好好的比剑?!弊笫帜蟾鼋>?,向前一指,挺剑向白万剑刺去。

    【112】闵柔见他剑法生疏之极,出招既迟疑,递剑时手法也是嫩极,不禁心下难过:“雪山派这些??兔亲悦酪宀环?,却如此的教我儿剑法!”于是又变招刺他左肩。她每一招递出,都要等石破天想出了拆解之法,这才真的使实,倘若他一时难以拆解,她便慢慢的等待。这哪是比剑?比之师徒间的喂招,她更多了十二分慈爱,十二分耐心。

    【113】丁珰道:“你既说他是白痴,那么你就算教他武艺,他也是学不会的,又何必‘一不教’?”丁不三道:“就算爷爷肯教,他十天之内又怎能去打败白万剑?教十年也未必能够?!倍~毜溃骸澳鞘悄憬倘说谋玖觳缓?,以你这样天下无敌的武功,好好教个徒儿来,怎会及不上雪山派白自在的徒儿?难道甚么威德先生白自在还能强过了你?”

    【114】丁不三微笑道:“阿珰,你这激将之计不管用。这样的白痴,就算神仙也拿他没法子。你有没听见石清夫妇跟白万剑的说话?这白痴在雪山派中学艺多年,居然学成了这样独脚猫的剑法?”他名叫丁不三,这“三”字犯忌,因此“三脚猫”改称“独脚猫”。

    【115】丁珰凝目向他瞧去,其时朝阳初上,映得她一张脸红彤彤地,双目灵动,脸上神色却十分恳挚。丁珰幽幽叹了口气,说道:“若说你不是我那个天哥,怎么肩头上会有我咬伤的疤痕?怎么你也是这般喜欢拈花惹草,既去勾引你帮中展香主的老婆,又去调戏雪山派的那花姑娘?若说你是我那个天哥,怎么忽然间痴痴呆呆,再没从前的半分风流潇洒?”

    【116】丁珰轻轻哼了一声,道:“爷爷,雪山派有人追赶石郎来啦?!倍〔蝗伎坌?,道:“让他们捉了这白痴去,千刀万剐,才趁了爷爷的心愿?!倍~毼实溃骸白酱厦靼壮??还是捉傻子白痴?”丁不三道:“自然是捉傻子白痴,谁敢来捉聪明白痴?”丁珰微笑道:“不错,聪明白痴武功这么高,又有谁敢得罪他半分?!倍〔蝗徽?,怒道:“小丫头,你敢绕弯子骂爷爷?”丁珰道:“雪山派杀了你的孙女婿,日后长乐帮问你要人,丁三老爷不大有面子罢?”丁不三道:“为甚么没面子?有面子得很?!弊跃跽饩浠澳岩宰栽财渌?,便道:“谁敢说丁老三没面子,我扭断他的脖子?!?

    【117】石破天见这二人便是在土地庙中会过的雪山派弟子,心想:“不知我甚么地方得罪了他们,这些雪山派的人如此苦苦追我?”只听得嗤的一声,一人已挺剑向他肩头刺来。石破天在这三日中和丁珰不断拆解招式,往往手脚稍缓,便被她扭耳拉发,吃了不少苦头,此刻身手上的机变迅捷,比之当日在土地庙中和石清夫妇对招之时已颇为不同,眼见剑到,也不遑细思,随手使出第八招“凤尾手”,右手绕个半圆,欺上去抓住那人手腕一扭。

    【118】丁珰不住饮泣,寻思:“瞧雪山派那花万紫姑娘的神情,对石郎怒气冲冲的,似乎还没给他得手。他见到美貌姑娘居然不会轻薄调戏,那还像个男子汉大丈夫?我真的嫁了这么个规规矩矩的呆木头,做人有甚么乐趣?”

    【119】丁不三在船舱中冷冷的道:“要和雪山派高手白万剑较量,却还差着这么老大一截?!?

    【120】丁珰道:“爷爷,你要他去打败白万剑,依我看也不是甚么难事。白万剑雪山派的剑法虽然厉害,总还不是我丁家的武功可比。石郎这套擒拿手练得差不多了。单凭一双空手,便能将那姓白的手中长剑夺了下来。他空手夺人长剑,算不算得是胜了?”

    【121】石破天和丁珰回过头来,只见两名汉子从一颗大树后转了出来,向着二人狞笑。石破天识得这两人便是雪山派中的呼延万善和闻万夫,不由得一怔,心下暗暗惊惧。

    【122】原来雪山派两名弟子在长江中发现了石破天的踪迹,上船动手,其一身受重伤。白万剑得报,分遣众师弟水陆两路追寻。呼延万善和闻万夫这一拨乘马溯江向西追来,竟在这小镇上和石破天相遇。呼延万善为人持重,心想自己二人未必是这姓石小子的对手,正想依着白师兄的嘱咐发射冲天火箭传讯,不料闻万夫忍耐不住,登时叫了出来。

    【123】丁珰也是一惊:“这二人是雪山派弟子,不知白万剑是否便在左近?倘若那姓白的也赶了来,爷爷逼着石郎和他动手,那可糟了?!毕蚨撕崃艘谎?,啐道:“我们自己说话,谁要你们插口?天哥,咱们回船去?!笔铺煲彩切拇媲右?,点了点头,两人转身便走。

    【124】呼延万善怒道:“你这两个无耻小妖。雪山派弟子能杀不能辱。今日老子师兄弟折在你手里,快快把我们两个都杀了。

    【125】石破天道:“那怎么你叫我待会也这么去擒拿爷爷?”丁珰笑道:“傻哥哥,爷爷是何等样人物,岂可和雪山派中这等脓包相比?你若侥幸能拿住爷爷这两处要穴,又能使上内力,最多令他两三个时辰难以行动,难道还能叫他残废了?”

    【126】石破天道:“不,不是!雪山派的人到了岛上,危险之极……”

    【127】史婆婆道:“说不明白,那就打??!天下给人冤枉的,又不止你一人!”石破天道:“那位白师傅是雪山派中的高手,剑法好得不得了,我……我怎打他得过?”史婆婆冷笑道:“雪山派剑法便怎么了?我瞧也是稀松平常!”

    【128】史婆婆哼的一声,道:“我有甚么不信?”随即气忿忿的道:“雪山派的武功又有甚么了不起?在我史小翠眼中不值一文。白自在这老鬼在凌霄城中自大为王,不知天高地厚,只道他雪山派的剑法天下第一。哼,我金乌派的刀法,偏偏就是他雪山派的克星。大粽子,你知道金乌派是甚么意思?”石破天道:“不……不知道?!?

    【129】史婆婆道:“金乌就是太阳,太阳一出,雪就怎么啦?”石破天道:“雪就融了?!笔菲牌殴恍?,道:“对啦!太阳一出,雪就融成了水,金乌派武功是雪山派武功的克星对头,就是这个道理。他们雪山派弟子遇上了我金乌派,只有磕头求饶的份儿?!?

    【130】雪山派剑法的神妙,石破天是亲眼目睹过的,史婆婆将她金乌派的功夫说得如此厉害,他不免有些将信将疑。他心下既不信服,脸上登时便流露出来。

    【131】史婆婆道:“你不信吗?”石破天道:“我在土地庙中给那位白师傅擒住,见到他们师兄弟过招,心中也记得了一些,我觉得……我觉得雪山派的剑法实在……实在……”史婆婆怒问:“实在怎么样?”石破天道:“实在是好!”史婆婆道:“你只见到人家师兄弟过招,一晚之间又学得到甚么?怎知是好是坏?你演给我瞧瞧?!?

    【132】七八招一出,他记着那晚土地庙中石夫人和他拆解的剑招,越使越是纯熟,风声渐响。史婆婆和阿绣本来脸上都带笑意,虽是一个意存讥嘲,一个温文微笑,但均觉石破天的剑招似是而非,破绽百出,委实不成模样,可是越看脸色越变,轻视之心渐去,惊佩之色渐浓。待得石破天将那颠三倒四、七零八落的七十二路雪山剑法使完(其实只使了六十三路,其余九路却记不起了),史婆婆和阿绣又对望了一眼,均想此人于雪山派剑法学得甚不周全,显是未经正式传授,但挟以深厚内力,招数上的威力却实已非同寻常。

    【133】史婆婆道:“你说是在土地庙中看雪山派弟子练剑,这才偷学到的?”石破天红了脸道:“我知偷学人家武功,甚是不该。带我到高山上的那位老伯伯说,不得准许而拿了人家东西,便是小贼。我偷学了雪山派的剑法,只怕也是小贼了。只不过当时觉得这样使剑实在很好,不知不觉中便记了一些?!?

    【134】史婆婆“嘿”的一声,道:“甚么狗杂种?胡说八道,你妈妈多半是个疯子。这样罢,你就跟我姓,姓史。咱们金乌派第二代弟子用甚么字排行?嗯,雪山派弟子叫甚么白万剑、封万里、耿万钟的,咱们可强他一万倍。他们是‘万’字辈,咱们就是‘亿’字辈。那个姓白的叫白万剑,我就给你取个名字,叫作史亿刀?!?

    【135】史婆婆却是兴高采烈,精神大振,说道:“我这路金乌刀法,五六年前已想得周全,只是使这刀法,须有极强的内力,否则刀法的妙处运使不出来。这次长江中遇到了丁不四这老怪,他定要邀我上他碧螺岛去。非恶斗一场,不能叫他知难而退,当下我便和阿绣同练‘无妄神咒”,练成之后,我使金乌刀法,她使……她使……那个玉兔剑法,日月轮转,别说丁不四区区一个旁门左道的老妖怪,便是为祸武林的甚么‘赏善罚恶’使者,只怕也要望风远遁。至于雪山派中那些狂妄自大之辈,便是非甘拜下风不可。不料阿绣给我催得急了,一个不小心,内息走入了岔道,我忙加救援,累得两人一齐走火,动弹不得?!彼仁帐铺煳?,一切直言无忌,将走火的原因和经过都说了出来。

    【136】史婆婆道:“雪山派剑法有七十二招,我金乌派武功处处胜他一筹,却有七十三招。咱们七十三招破他七十二招,最后一招,你瞧仔细了!”说着将那树枝从上而下的直劈下来,又道:“你使这招之时,须得跃起半空,和身直劈!”当下又教他如何纵跃,如何运劲,如何封死对方逃遁退避的空隙。

    【137】他躲在一株大松树后,悄悄探头出去张望,不由得吓了一跳。只见林隙的一片大空地中两人斗得正紧,一个是手持长剑的白万剑,另一个却是双手空空的丁不四。十余名雪山派弟子手中各挺长剑,疏疏落落的站在四周凝神观斗,为白万剑作声援之势。丁不四手中虽无兵刃,但擒、拿、劈、打、点、戳、勾、抓,两只手掌便如是一对厉害兵器一般,遇到白万剑长剑刺削而来,他往往猱身而上,硬打抢攻。

    【138】雪山派众弟子瞧着十分得意,就有人出声称赞:“你瞧白师哥这一招‘月色黄昏’,使得若有若无,朦朦胧胧,当真是得了雪山剑法的神髓。丁四老爷子手忙脚乱,若不是白师哥剑下留情,他身上已然挂彩了?!?

    【139】雪山派群弟子见师兄受二人夹击,何况这丁不三乃是杀害同门的大仇人,他一上前动手,众人发一声喊,纷纷攻上。

    【140】白万剑打得虽然镇定,心中却已十分焦急,情知这不三、不四两兄弟杀人不眨眼,此刻二人联手,自己已无论如何讨不了好去,比之当日土地庙中独斗石清夫妇,情势更是凶险得多,丁氏兄弟可不似石清夫妇那么讲究武林道义,只怕雪山派十七弟子,今日要尽数毕命于紫烟岛上。当下剑走险势,要抢着将丁不四先毙于剑底,雪山派十七人生死存亡,全看是否能先行杀了丁不四而定。

    【141】雪山派一名弟子叫道:“休得伤我师哥!”挺剑来助,左脚刚踏进丁不三所画的圆圈,眼前白光一闪,长剑贯胸而过,已被丁不三一剑刺死。两名雪山弟子又惊又怒,双双进袭。

    【142】丁不三大喝一声,跃起半空,长剑从空中劈将下来,同时左掌击落,剑锋落处,将一名雪山派弟子从右肩劈至左腰,以斜切藕势削成两截,左手这掌击在另一名雪山弟子的天灵盖上。那人闷哼一声,委顿在地,头颅扭过来向着背心,颈骨折断,自也不活了。

    【143】石破天道:“是,是我。爷爷、四爷爷,你们已经……已杀了五人,应该住手啦?!毙毖巯蚨〔蝗迫?,心中怦怦乱跳,眼见他杀死的那三名雪山派弟子尸横就地,连自己足上也溅满了鲜血,更是怕得厉害。

    【144】石破天提起柴刀,将地下一柄长剑挑起,向白万剑掷去,说道:“白师傅,你们雪山派的,一定要用剑?!?

    【145】但见满地是血,衰草上躺着五具尸首,雪山派群弟子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,又惊又悲,又是满腹疑团。

    【146】白万剑侧目瞧着石破天,一时之间痛恨、悲伤、惭愧、庆幸、惶惑、诧异、佩服,百感交集,而感激之意却也着实不少,若不是这小子出手,雪山派十余人自必尽数毕命于紫烟岛上,回想适才丁氏兄弟出手之狠辣,兀自心有余悸。他长长舒了口气,问道:“你这路刀法是谁教你的?”

    【147】石破天还不知他已动怒,继续解释:“我师父说道,金乌就是太阳,太阳一出,雪就融了。因此雪山派弟子遇到我金乌派,只有……只有……”下面本来是“磕头求饶的份儿”,但他只不过不通人情世故,毕竟不是傻子,话到口边,想起这句话不能在雪山派弟子面前说出来,当即住口。

    【148】白万剑道:“你有胆子侮辱雪山派,却没胆子跟我比剑!”

    【149】白万剑心中暗叫:“惭愧!”旁观的雪山派弟子中,倒也有半数瞧了出来,也是暗道:“侥幸,侥幸!”

    【150】数招一过,白万剑又遇凶险。不管他剑招如何巧妙繁复,石破天以拙应巧,一柄烂柴刀总是占了上风。白万剑越斗越惊,心想:“这小子倒也不是胡吹,他的甚么金乌刀法,果然是我雪山剑法的克星。那个史婆婆莫非是我爹爹的大仇人?她如此处心积虑的创了这套刀法出来,显是要打得我雪山派一败涂地?!?

    【151】白万剑道:“相烦阁下回去告知令师,雪山派多有得罪?!?

    【152】他见石破天不会雪山派这几路最粗浅的入门功夫,显非作伪,而神情举止,性情脾气,和石中玉更是大异,又想:“他于我有救命之恩,适才一刀又没斫我肩膀,明着是手下留情。不论是不是石中玉,今日总是不能杀他拿他。这一招‘雪花六出’,只是惩戒他金乌派口出大言,在他身上留个记认?!?

    【153】群道心中都是一凛。天虚问道:“听说贤弟的令郎是在雪山派门下学艺,以贤夫妇的威名,雪山派的声势,如何竟有大胆妄为之徒将令郎劫持而去?”

    【154】石清叹了口气,道:“此事说来话长,大半皆由小弟无德,失于管教,犬子胡作非为,须怪不得旁人?!彼欠欠置?,虽然玄素庄偌大的家宅被白万剑一把火烧得干干净净,仍知祸由己起,对雪山派并不怨恨。

    【155】冲虚道人朗声说道:“师弟、师妹,对头掳你们爱子,便是瞧不起上清观了。不管他是多大的来头,愚兄纵然不济,也要助你一臂之力?!倍倭艘欢?,又道:“你爱子落于人手,却赶着来赴师门之难,足见师兄弟间情义深重。难道我们这些牛鼻子老道,便是毫无心肝之人吗?”他想对头不怕石清夫妇,不怕人多势众的雪山派师徒,定是十分厉害的人物,哪想得到擒去石清之子的竟然便是雪山派人士。

    【156】石清既不愿自扬家丑,更不愿上清观于大难临头之际,又去另树强敌,和雪山派结怨成仇,说道:“各位师兄盛情厚意,小弟夫妇感激不尽。这件事现下尚未查访明白,待有头绪之后,倘若小弟夫妇人孤势单,自会回观求救,请师兄弟们援手?!背逍榈溃骸罢饩褪橇?。贤弟贤妹那时也不须亲至,只教送个讯来,上清观自当全观尽出?!?

    【157】石清夫妇拱手道谢,心下却黯自神伤:“雪山派纵将我儿千刀万剐的处死,我夫妇也只有认命,决不能来向上清观讨一名救兵?!钡毕铝饺舜橇顺鋈?,天虚、冲虚等都送将出去。

    【158】石清伸手在他肩头拍了两下,说道:“在下夫妇光明磊落,事事不怕人知,你要知我二人行踪,不妨明白奉告。我们适才从上清观来,探访了观主天虚道长。你回去问你师父,便知石清、闵柔少年时在上清观学艺,天虚道长是我们师哥。现下我们要赴雪山,到凌霄城去拜访雪山派掌门人威德先生。朋友倘若没别的要问,这就请罢!”

    【159】石清道:“我一直劝你不必为此自己难受,就算那日咱们将他救了出来,也难保不再给他们抢去。这件事也真奇怪,雪山派这些人怎么突然间个个不知去向,中原武林之中再也没半点讯息。明日咱们就动程往凌霄城去,到了那边,好歹也有个水落石出?!便扇岬溃骸霸勖侨舨徽壹父龅昧Π锸?,怎能到凌霄城这龙潭虎穴之中,将玉儿救出来?”石清叹道:“救人之事,谈何容易?倘若不在中途截劫,玉儿一到凌霄城,那是羊入虎口,再难生还了?!?

    【160】闵柔不语,取帕拭泪,过了一会,说道:“我看此事也不会全是玉儿的过错。你看玉儿的雪山剑法如此生疏,雪山派定是没好好传他武功,玉儿又是个心高气傲、要强好胜之人,定是和不少人结下了怨。这些年中,可将他折磨得苦了?!彼底派粲钟行┪匮?。

    【161】石清道:“都是我打算错了,对你实是好生抱憾。当日我一力主张送他赴雪山派学艺,你虽不说甚么,我知你心中却是万分的舍不得。想不到风火神龙封万里如此响当当的男儿,跟咱夫妇又是这般交情,竟会亏待玉儿?!?

    【162】石破天听着二人说话,倒有一大半难以索解,只想:“石夫人这般想念她孩儿。听来好像她儿子是给雪山派擒去啦,我不如便跟他们同上凌霄城去,助他们救人。她不是说想找几个帮手么?”正寻思间,忽听得远处蹄声隐隐,有十余匹马疾驰而来。

    【163】何况金乌刀法专为克制雪山派剑法而创,遇上了全然不同的上清剑法,全然格格不入。他心下慌乱,只得兴之所至,随手挥舞。

    【164】师弟先前说令郎为人掳去,原来那是假的?!笔宓溃骸靶〉芷窀移燮π??小儿原是为人掳去,不知如何脱险,匆忙间还没问过他呢?!碧煨榈阃返溃骸罢饩褪橇?,以他本事,脱身原亦不难。只是贤郎的武功既非师弟、师妹亲传,刀法中也没多少雪山派的招数,内力却又如此强劲,实令人莫测高深。

    【165】石破天道:“我……我……”想起自己肩头有丁珰所咬的牙印,腿上有雪山派“廖师叔”所刺的六朵雪花剑印,都是自己早已忘得干干净净了的,一旦解衣检视,却清清楚楚的留在肌肤之上,此中情由,实是百思不得其解。石夫人说自己屁股上有金钱镖的伤痕,只怕真的有这镖印也未可知。他伸手隔衣摸自己左臀,似乎摸不到甚么伤痕,只是有过两次先例在,不免大有惊弓之意,脸上神色不定。

    【166】闵柔本不愿丈夫即提雪山派之事,但既已提到,也已阻止不来,只是秀眉微蹙,生恐石清严辞盘诘爱儿,却听石破天道:“耿万钟?他们当真是我师叔吗?那时我不知他们要捉我,我自然不怕?!笔宓溃骸澳鞘蹦悴恢且侥??你……你不知耿万钟是你师叔?”石破天摇头道:“不知!”

    【167】石清、闵柔跟着问起凌霄城雪山派中的事物,石破天竟是全然不知。

    【168】石清道:“玉儿,有一件事很是要紧,和你生死有重大干系。雪山派的武功,你到底学了多少?”

  • 你反来复去说1+1=2,真痴呆了?你应该讲点其他的吧,譬如,1+1=2,是客观事实还是规律,是真理还是谬误。 2019-07-18
  • 今年东盟投资峰会亮点纷呈 八场活动宣传广西旅游 2019-07-18
  • 高考2018 十年寒窗为今朝 2019-07-15
  • 宝宝夏季感冒腹泻怎么办?育儿专家来支招! 2019-07-14
  • 打造“互联网+”,共享经济改变百姓生活 2019-07-14
  • 网约车陷阱多 谨防四类风险 2019-07-13
  • 哥大在读硕士马健瑞创业 为留学生做“专属保护”装备 2019-07-09
  • 拆迁背后玩猫腻造成国家巨额经济损失 南昌这名官员“栽”了 2019-07-06
  • [雷人]蠢货!土地处于不同的城市和地段,关联的资源不一样,价值也不一样。不然给咱俩同样面积的土地,咱的在北上广深,你的在边远山区,你干么? 2019-07-06
  • 百姓故事:脑瘫医生走村记 2019-06-29
  • 革命老区大悟县的“高铁之变” 2019-06-29
  • 乾隆时期罕见瓷瓶将拍卖 曾“雪藏”鞋盒几十年 2019-06-28
  • 宜春深燃公司首个分布式能源项目正式落地运行(组图) 2019-06-28
  • 金正恩对中国进行访问 2019-06-26
  • 新疆呼图壁荒山变绿洲 水鸟不断增多 2019-06-26
  • 随机的中彩票 双色球模拟摇奖器彩吧 安徽时时彩遗漏 羽毛球培训 天下彩免费一波中特 香港赛马会内幕资料区 打工仔中彩票 体彩江苏7位数18164期 大乐透走势图2浙江风采 江西时时彩不兑奖 中国体彩网混合走势图 福彩中了三个号码 福彩3d开机号今天齐天网 曹操六肖中特码046 足球指数专业体育数据